廣告贊助

22670533929_13d36e626a_o  


走向媽媽的這短短幾步路程,我彷彿走在滿地的碎玻璃之上。 / 倒數。 


 

 

 

 

 

 

 

CH.24_Seung-wan_以前

 

 

 

 

 

 

『我叫姜瑟琪,是孫承歡最好的朋友。誰要是敢欺負承歡我就打誰!』

 

 

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句話變成每次到新環境新班級、老師要我們做那一成不變的自我介紹中,瑟琪開頭的第一句話。

 

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跟瑟琪像是無形中牽著一條隱形的線,將我們兩個牢牢的綁在一起,這成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憶。

 

 

我跟瑟琪一起在一個市區旁郊區的郊區的小鄉鎮長大,因為同歲生日又接近,甚至還是鄰居,從小我們感情就非常的好。

 

瑟琪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什麼都愛玩。我則老是躲在她身後哇哇大叫,卻還是執意要參與各種探險。

 

 

就跟所有平凡的小市區一樣,我們的小鄉鎮很單純,最熱鬧的是車站前面那條街,就跟所有平凡的小市區一樣。

 

跟那些平凡的小市區不一樣的是,車站後面的那片紅色圍牆。

 

不知道裡面住著什麼樣的人?附近的孩子總說裡面其實是一大片墳墓,到了夜晚會有鬼魂再那邊出沒,也有人說其實圍牆後埋了一大堆被詛咒的黃金財寶,要是隨便挖出來一定會遭天譴…

 

各式各樣的傳言,嚇的我直接在便利商店前拿著冰淇淋就哭了。然後那群男生被瑟琪暴打了兩拳。

 

 

於是在起範哥起鬨的帶領下我們開始了一場紅綠燈的遊戲,我還記得我被起範哥撲倒兩個小孩趴在大馬路上哭的場景。

 

 

 

一開始我並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那一次當妳帶著明顯的起床氣打開大門,我見到妳的那一瞬間我就直覺想起我跟瑟琪翻過紅色圍牆的那個夏日午後。

那是一個平凡到幾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尋常午後,就如同之後許多日子裡的夏日午後一樣。

 

但那個相遇讓我印象好深刻。

 

 

瑟琪跟著妳的阿姨進了廚房幫忙,留下無助的我跟不想理會我的妳,而正當我準備做我一直以來只會做的那件事情:大哭,的同時,妳塞了兩張衛生紙到我臉上。

 

『拿去,哭得髒死了。』

明明是嫌棄的語調,卻讓我印象好深好深。於是我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看著妳還想說的話到了嘴邊。

 

『妳叫什麼名…』

接著瑟琪跟妳的阿姨從廚房走了出來,我看見妳的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

 

 

直到很之後我才想明白了怎麼回事。

那是關於我們錯過的一分鐘。

 

 

 

 

我常常覺得我的人生中有太多未知的開端。

我指的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跟瑟琪如此型影不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悄悄的把我們初次見面的那天鎖在我心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家庭開始出現裂縫、最後支離破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關上了自己的心、連帶不願感受任何溫柔。

 

卻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妳以妳一貫高傲、冷漠的姿態,闖了進來。

 

 

 

依稀記得,某次深夜我突然醒來,發現客廳的燈還是亮著並且傳出爸爸媽媽的爭執聲。兩個大人吵得火大,我記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又或者是當時的我根本聽不懂爭執的內容。只是第一次看到一向講話老成溫柔的爸爸變的如此激動、簡直不是我認識的爸爸,我感到很害怕。

 

 

退了兩步,我轉身跑回房間。不是躺回被褥卻是走到二樓的陽台,拿起掃把伸長了短短的小手,敲著隔壁那戶人家的陽台窗戶。

 

『哦?承歡啊?怎麼了…』瑟琪揉著還沒睡醒的眼睛,被吵醒的第一反應沒有任何不愉快,只是啣著睡意關心我。

 

『睡不著…』我趴在陽台的欄杆上看著瑟琪,而瑟琪終於清醒了點後掛上她傻傻的笑容,指了指黑夜中的星辰。

 

 

『承歡!以後我要去月亮上探險!』

 

『那我呢?妳要把我丟在地球嗎?』

 

『妳要跟我一起去啊!我們會一直待在一起的不是嗎?』

 

那時的我們,就這樣講著天馬行空的想像渡過了無數個我無法入眠的深夜。

那時的我們,深信著不論多遠的未來都會像此時此刻一樣,陪伴在彼此身邊。

那時的我們,不用任何型式去證明,我們是最貼近彼此的存在。

 

 

直到我們硬生生的被大人自私的決定給扯開了距離。

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識到,沒有了姜瑟琪,我是多麼害怕孤單的一個人。

 

 

在爸爸決定要帶我們移民到加拿大前,他跟媽媽吵架的次數已經多到我數不出來、至少是兩隻手算不完的程度。只是深夜的爭執到了隔天早上就好像不存在一般,爸爸依舊拿著報紙坐在桌前叮嚀我趕快吃完早餐出門上課,媽媽笑著整理好我的領子然後替我裝好便當、順便在書包裡放了點餅乾要我跟瑟琪一起吃。

 

早晨和諧的光景總讓我懷疑:那些夜裡我所看見、聽見的一切是不是都只是場夢境?

 

 

『承歡哪,爸爸跟妳說。爸爸的工作要到國外去,到國外我們可以有好大好大的房子、爸爸可以賺好多好多錢,讓妳跟媽媽過更好的生活。』那雙扶持著我長大、溫柔老練的雙手扶著我小小的肩膀,用沉穩的語調一一說服著懵懂無知的孩子。

 

我哭紅了眼,卻沒能說出任何一句反駁的話語。或許早在那時候我的潛意識就清楚,不管如何反抗、大人永遠都還是只堅持著自己早已做好的決定。

 

自以為的覺得為誰好,說到底其實是一種最自私的行為,告知孩子也不過只是例行公事。

 

 

當很多年後當妳說出『孫承歡!妳不要老是自以為是的了解別人好嗎?』這種話的當下、那個當下,我想起的竟然是我的爸爸。

 

 

 

加拿大。一個比冬天的韓國更冷一點的地方。

 

坐在全然陌生的教室中,我只想逃離這裡。這裡沒有熟悉的氣味、沒有放學後會在校門口賣零食的伯伯、更沒有總是護在自己身前的,那想念的身影。

 

趴在冰冷的金屬課桌上,小心的藏起眼淚不被新同學們發現。

 

大概就是從這時候開始,我了解到眼淚並沒有任何意義,尤其當會珍視妳的淚水的人不在妳身邊時。

 

 

回家後我馬上寫了封信,卻不知到郵局在哪、郵票該怎麼買,當時的我甚至連一句『Where is the post office?』都說不出來。我只能把寄不出去的信攥在手裡,下了客廳,看見的是一次次爸媽反覆的爭吵。

 

有好幾次,我知道媽媽都趁爸爸不在家時偷偷哭泣。但好奇怪的是,隨著年紀長大的我、隨著時間學會把眼淚藏起來的我,看到總是在哭著的媽媽,我想的卻是:我真的好討厭好討厭眼淚。

 

 

接著我想到了妳,毫無根據的、妳模糊的臉容就這樣突然再次浮現在我腦海中。

妳應該不是個愛哭的女生吧?看起來冷淡又凶凶的…

 

如果再多一分鐘就好了。

至少我可以在心裡喚著妳的名字,而不是只想著「那個女生」這種空虛的詞彙。

 

 

我最後一次看見媽媽在客廳掉眼淚,是國中的某個假期。

 

那個深夜已經是數不清第幾次爸爸不在家了,經過客廳的我看見媽媽顫抖著背影,像是下定了什麼樣決心的握緊了拳頭又鬆開,像是無力再緊捉些什麼。

 

不想再緊握、也不願意再緊握了。

關於媽媽對爸爸那已經全然消磨殆盡的的愛情。

 

 

轉過身的媽媽在看見我的同時明顯的震驚。至少從媽媽的眼神裡我看到了震驚,隨之而來的是掙扎,最後我看見的是放棄。

 

『怎麼還沒睡?』媽媽說,卻沒有看著我。

 

『最近睡得不太好。』我向媽媽走近,我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走向媽媽的這短短幾步路途,我彷彿踩在滿地的碎玻璃之上。

 

而碎掉的,是媽媽的心。

 

 

『承歡,之後課業會越來越重,別每次讀起書就忘了吃飯忘了睡覺。還有妳爸爸想讓妳去考美國的高中對吧?那裡的要求很高,如果不想讀那所學校的話不要勉強自己…』

媽媽自顧自的叮嚀著,不對、是交代。

媽媽一一清楚而溫柔的交代著,但始終沒有好好的看著我,反而整理著客廳桌上有些雜亂的報章雜誌。

 

看起來平凡的動作、卻刺眼得我皺起眉頭。

 

『媽。』我打斷了媽媽的交代,接著媽媽終於抬起頭。

 

『怎麼了?』

 

I really miss the time when we were in Korean.』我說,用英文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當下,我會選擇用英語而非韓文。或許是我知道那畢竟只是過去的日子;再懷念都只能是過去。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成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好像還保有著孫承歡的外表,但孫承歡的本質卻在不知不覺中不斷的被一層層陰影遮蔽、掩蓋。

 

 

『我也是。我很想念以前的日子。』微笑。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媽媽的笑容,也是那一段時間以來媽媽的第一個笑容。

 

看起來這麼悲傷、卻又堅決。

 

 

隔天、隔天的隔天、一個月後、一年後、好多年後…我也再沒見過我的媽媽。

 

 

我被丟掉了。

當我意識到這個事實的時候,我沒有哭鬧沒有崩潰,只是收拾起桌上越來越多的酒瓶,和偶爾會被摔碎的玻璃杯。

 

爸爸喝醉的時候會不准我用韓文跟他講話,因為這會讓他想起媽媽。

於是,我跟爸爸之間不再使用韓文、就算他清醒著的時候我也只說英語。

 

 

不遠不近的親子關係,我曾經問過自己:恨過爸爸嗎?

 

恨嗎?也許恨過吧。

但,到底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被原諒的。

可是與其說原諒,不如說是放過自己吧。

 

我笑了,然後在美國讀書的最後一年,我想起了瑟琪。

 

 

 

接著大學畢業,我留了封信,一個人回到韓國。

 

接著踏上這久違十年的土地,在瑟琪的眼裡,我看見原來孫承歡依然是孫承歡。

 

接著妳打開大門,然後我們再次相遇。

 

 

這次,愛情給了我們機會,而我卻選擇錯過。

 

 

我們的遺憾來自於相遇時間的錯過。

而,最遺憾的是:我們,連錯過也錯過。

 

是我的刻意忽略、是我的視而不見。

 

 

 

 

 

 

 

 


晚上好,這裡是KL。

首先謝謝大家願意支持聖誕節的活動(感動

表單已經關閉了、接下來希望有填到的各位可以順利收到卡片(欸

 

紅色圍牆經過了前面20幾章,今天終於第一次將視角切換到承歡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把自己想進承歡這個角色的情緒裡去寫這篇故事

雖然只是在細寫那段時間發生的種種,但隱約的還是感受到很多很多掙扎。

 

最近有點忙、昨天又生理期在床上躺一天

所以更新的速度有點慢了

對大家很不好意思QQ

 

紅色圍牆也即將要畫下句點了。

要是這篇故事也能在你們的心中留下一些什麼就太好了

圍牆外的世界,是我們面對著的現實生活。

那、在圍牆內,就保留一點可以給自己像孩子一樣無盡想像的空間吧。

 

我要去洗澡讀書了。

今天廢話比較少(知道就好

 

最後,謝謝一直支持著紅色圍牆的妳們

謝謝默默關注我和願意陪我聊聊天的夥伴們

天冷了,大家多注意保暖~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L 的頭像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eloadmt1s
  • 在推上看見更新就跑來了XD
    不過預想中會是三人電話重逢後再真人見面
    沒想到猝不及防用勝完視角回顧了一下故事

    明明應該是比較傷感的基調
    但是我看見被人嫌棄還不在意,露出大大微笑的小溫迪
    就覺得果然啊這孩子從小就是個抖M.....(顶锅盖逃跑了...
  • 這就是驚喜!(人家不要

    完完應該是覺得姐姐怎麼人這麼好還給她面紙所以才笑的啦XD
    完完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哭笑不得

    想用承歡視角講一下承歡的小時候
    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承歡的過去~

    KL 於 2017/11/10 22:14 回覆

  • ReVeluv
  • 從痞讀趣APP留言

    人的感情真的很容易改變,現在可能深愛著,但時間久了反而會因為一些爭執習慣之類的而淡掉。 本人沒有生理痛過欸 怎麼吃冰都好好的(欠打
  • 我覺得與其說人的感情很容易變,不如說是感情的變質往往是發生在一個自己都想不到的狀況。
    本來就是相愛容易相處難,多少人愛得死去活來最後還是沒辦法跟對方好好生活、無法妥協、最後再愛卻還是分開了。

    可惡(欸
    我會痛到沒辦法下床的那種!!!
    可是我很愛吃冰戒不掉啦!!!(痛死活該

    KL 於 2017/11/10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