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花痴相簿_171016_0022  


就是從那一刻起,我發現我在不知不覺中跟妳們變成了同一種人。 / 倒數 / 爆字數注意。


 

 

 

 

 

 

CH.21_Seul-gi_同類

 

 

 

 

 

 

 

兩杯調酒喝乾了以後,我坐在吧台繼續跟酒吧老闆回憶著我們的曾經。

 

行影不離的我們三人、那些曾經。

 

 

『老闆,你有恨過誰嗎?』望著空掉的杯子,我想起我搶過妳的酒杯將杯內的酒一飲而盡、那些曾經。

 

『有曾經氣到想殺人,但沒有真的恨過誰吧我想。』擦乾了一個酒杯,酒吧老闆繼續說:『我比妳們這些年輕人多活了好久,都沒恨過誰了,妳一個小女生的在這邊說什麼呢。』

 

乾笑了兩聲之後,我說:『只是突然想到我曾經恨過一個人。』

 

『誰?我嗎?』酒吧老闆試圖想逗笑我,但並沒有成功。因為我只是沉著臉繼續說道:

 

『也是過去的事情了。到最後我也只記得我恨她,卻忘了為什麼我恨她。』

 

『然後?』

 

『然後我剛剛想起來為什麼了。』

 

 

老闆起身在我的酒杯裡注滿液體,不是酒精,而是一杯沖好的蜂蜜水。

 

 

『把氣出完做個了結,恨就會消失了。在心底放著恨對身體不太好,就跟酒精一樣,喝多了傷身啊。』

 

『我知道。』一口喝完那杯蜂蜜水,看了看時間後準備起身離開。

 

『如果有承歡的消息還要再告訴妳嗎?』

 

『你昨天有告訴承歡我還在找她嗎?』

 

『有。』

 

『那承歡?』

 

 

老闆聳聳肩,沒多說什麼。

 

『那就不用了。』結果我這麼說,然後離開。

 

 

上了車,我將額頭抵在方向盤上。

 

恨嗎?

說實話,早就不恨了。

 

可是,為什麼還是不願意讓我找到?

這麼多年來。

 

 

這就是我恨承歡的原因。

她不讓我找到她,她要我恨她。

 

 

而,有多重要、就有多容易將這份重要轉化成恨。

我則是在恨過承歡以後才意識到這件事情。

 

 

妳是那麼那麼的重要。

妳們、都是。

 

 

 

女友一打開車門便衝著我露出好美好美的笑容,但當她聞到我身上的酒味後她的笑容就消失了。女友把我趕去副駕駛座,替我系好安全帶,然後自己坐上駕駛座,嘴中叨念著我的不是,專心駕駛著的側臉好美好美。

 

 

我側過臉專心的盯著女友,不自覺的掛上了笑容。

 

『秀英,我們去海邊看日出好不好?』一開口我就這樣問著女友,女友則是愣住一下然後乾脆的答應。

 

她的笑容,好美好美。

 

 

海邊的日出,久違的這個海邊。

 

 

『瑟琪啊,我們去海邊看日出好不好?』

我想起那次同樣也是在酒吧老闆的店裡,妳窩在我懷中笑著詢問我。

 

『我們還沒一起看過日出對吧?我們一起去。』

我好喜歡妳說我們的語調,好喜歡妳說的「我們」裡,沒有承歡。

 

 

從包包裡翻出一直都帶在身邊的那枚戒指,隱隱約約褪了色、已經沒有那麼閃亮的銀製戒指。

我悄悄的握緊了它,和女友兩個人,我們朝那個海邊前進。

 

我們。

沒有妳的、另一個我們。

 

 

回憶之旅,這個海邊。

對我來說彷彿是某種形式上的告別。

 

 

看著太陽從海平面探出頭,在曙光中我將女友擁在懷中,我說:

『以後我們搬到國外,然後領養幾個孩子一起生活好不好?』

 

『國外?』女友不解的問,而當年妳的回答是笑著說:「神經病。」

 

『真的啦,我真的很想跟妳一直這樣生活下去,然後有個小孩,他不用太有成就,平平順順的陪我們就好。』

 

「妳就真的這麼喜歡小孩啊?」這是妳當年的回答,而此時此刻的小女友卻是笑,笑著說:『好啊。』

 

 

不完全是,絕大部分的原因是,我真的愛了妳好久好久了。

在回想起當年站在這裡告訴妳這句話的時候,我才驚覺,我們真的已經分開好久好久了。

 

 

一起去國外吧!先把生活穩定了再說。

當年在這裡,在承歡缺席了好久的日出裡,在太陽衝破雲層完全露臉的當下,妳對我說道。

 

而此時此刻的小女友說的卻是:

『瑟琪姐姐?妳怎麼哭了?』

 

 

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就哭了。

用手抹去眼淚,我拿出口袋裡曾經戴在妳手上的戒指,對著海浪,我拋了出去。

 

完美的拋物線,真正的句點。

 

『嫁給我吧,秀英。』

我說,對著小女友說。

 

 

 

 

我們是怎麼一路走來走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那天離開海邊之後、回到首爾之前,在途中我買了戒指給妳,用盡我當時所有的存款。

圈在妳的無名指上,也圈出了我們的未來藍圖。

 

 

忙錄,我們開始為共同的未來忙錄。

我忙錄著我的畢業論文,妳忙碌著我們即將展開的國外生活。

 

忙錄,我們忙得忘記告訴承歡這件事情。

 

不,我們甚至忙到連承歡的存在都忘記了。

 

我們。

我真的好愛我們這個詞、這感覺、這個單位。

 

 

直到那一天,那個星期一,承歡突然打給我,約定晚上在酒吧見面。

 

 

『大明星終於記得露臉啦?』電話裡我調侃著承歡,而我以為承歡會應著我的玩笑,就像那些曾經一樣。

 

『為了慶祝妳畢業嘛。』我始終記得承歡這句話裡的語氣,那麼淡的語氣,淡的幾乎沒有任何感情。

 

 

掛上電話後我馬上打給妳,告訴妳承歡晚上約了見面的事情。但我才說了一句、妳就說妳知道了:

 

『她昨天晚上有回來。』

 

『哦?』

 

『然後我告訴承歡我們要去國外的事情了。』妳說,和承歡一樣語氣,同樣那麼淡的語氣。

 

 

後來我們在電話裡又說了什麼我已經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無數想像畫面開始佔據我的腦袋。

而我告訴自己,別想太多。

 

別想太多。

想太多。

太多。

 

 

 

久違的三人酒吧———

 

 

空蕩蕩的酒吧只有妳跟承歡坐在我們的老位子,我奇怪的問著老闆電裡怎麼一個客人都沒有?結果老闆笑說承歡把整個晚上包下來了。

 

『畢竟是偶像了嘛,已經沒有辦法自由的進出公共場合了。』酒吧老闆說,與有榮焉的說。

 

 

而當我坐定後,在這我們坐過無數次的位子上,我突然有種好陌生的感覺。

不對勁,我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可是卻又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妳們聊著天,應該是住在一起的一些往事吧我想。而當我坐定後,承歡笑著恭喜我畢業,然後問起我們即將展開的國外生活。

 

 

承歡從頭到尾都扮演著聆聽者,而我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發言著。當我說起我們的人生規劃,在適當的地方承歡給予恰當的回應、偶爾提出一些問題。

非常稱職的聆聽者,當時的承歡。

 

可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我一直這樣感覺著。直到我留意到承歡的目光,才終於搞懂了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儘管承歡努力的聽著我的談話,壓著自己聽我喜悅的描繪著和妳的未來、我們的未來,可是眼神卻還是不受控制的、時不時的飄向妳的無名指。

而那眼神太複雜,複雜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當時承歡不經意望向妳無名指時的眼神,複雜。

 

 

始終保留了另一半的自己活著的承歡。

我最熟悉、到最後卻無法再靠近的,承歡。

 

 

事後回想起這晚,才發現這晚的畫面彷彿電影的長鏡頭。

我、承歡、以及妳的無名指。

 

始終是我記憶中的酒吧,同樣是我們習慣佔據的老位子,我說著大量的話而承歡聽著我說話。

然而仔細的回想,能輕易的發現:那微笑的傾聽已經是當時的承歡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聽完我興致沖沖的未來藍圖,承歡難得的提議要上台唱首歌。

 

承歡拿起舞台邊的木吉他,白皙的手指輕刷著和絃。

 

Some people want it allBut I don't want nothing at allIf it ain't you babyIf I ain't got you baby

 

曾經在哪裡聽過的,這首歌。

 

Some people want diamond ringsSome just want everythingBut everything means nothingIf I ain't got you

 

沒有妳,贏了世界又如何…

 

 

當承歡走回座位時,妳正好起身要去洗手間。

我不記得那時候妳在廁所待了多久,我只記得當妳起身離座的那一瞬間,眼底那幾乎要冒出的淚。

 

 

『這首歌…』

 

『嗯?』

 

『妳唱的很好聽。』

 

『謝謝。』承歡勾起一抹笑,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

 

 

『為什麼喜歡這首歌?』

 

『為什麼不?』

 

『好悲傷的歌。』

 

『還好吧?』

 

『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對於妳。』

 

 

承歡的視線落在老舊的木桌上,手指輕敲著桌面。

 

『這是姐姐第一次來這間酒吧的時候我唱的歌。』

妳們的回憶。不屬於我的、妳們的回憶。

 

『承歡,妳跟柱現姐姐是不是怎麼了?』我問。

而承歡沉默,在承歡沉默的眼底有個什麼我不想知道。

 

 

『我說不上來,可是我感覺的到。怪怪的、妳跟姐姐。』

 

『我只是捨不得妳們離開而已。』

 

『有什麼差別嗎?我們還是可以用網路連繫,而且妳幾乎忙到離開了我們的生活。』

 

『那不一樣。』

 

『妳不能總要別人守候著妳,妳知道嗎承歡?』

 

 

我知道。

承歡說。接著她又說:

 

『我有很多粉絲,儘管我有那麼多粉絲,儘管他們可能都比妳們更支持我更愛我,但是,只有在妳們面前,我才是真正的我。妳明白我的意思嗎?瑟琪。』

 

 

深呼吸。我告訴我自己深呼吸。

但是辦不到,我感覺到我的憤怒在燒、我的理智在燒。

 

這是第一次,我這麼討厭承歡這個人,我這麼生氣孫承歡這個人。

 

 

『說什麼好聽話呢承歡?是妳自己選擇走上這條路的,沒有人逼妳!真正的自己?從妳回來後妳就再也不願意透露自己的情感了,妳憑什麼說在我們面前妳才是真正的自己!』我的聲音不大,但我知道我的情緒爆發。

 

爆發,並且失控。

 

 

『妳太愛自己了承歡!妳根本沒有辦法愛人、而妳自己也知道這件事!』

 

『…嗯,我知道。』

 

『妳是我見過最自私的人。』

 

 

妳們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到底發生了些什麼我不想知道的事!

真正我想問的是這個。可是看著承歡的臉、那張我最熟悉也最珍視的臉,我卻什麼都問不出口。

 

問不出口,於是我在腦袋裡任由我的想像發酵。

 

 

『明天我就會搬走了。』

那張看不清情緒的臉、那張我最熟悉也最珍視的臉、承歡的臉,在面對我的憤怒時,只是冷靜的這樣說著。

 

我甚至懷疑,承歡在等著我問她、問她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

 

『我不想當被留下的那個人,我受夠了被丟棄、所以我先離開。』

 

『她…柱現姐姐怎麼會答應讓妳搬走?』

 

 

沉默,承歡沉默。

這沉默,是最不可饒恕的回答。

 

 

『我從來沒有討厭過妳,承歡,妳懂嗎?但我現在覺得妳好可惡好自私。十年的時間還是改變了妳,妳一直騙自己妳沒變可是妳卻把我們拒於心門之外。妳好自私,妳讓我好失望。』

直視著那雙不願意面對我的雙眼,我想冷靜的說,卻還是快哭了的說。

 

可是我沒哭,是哭不出來。

 

點點頭,承歡起身離開。

望著承歡離開的背影,我彷彿看見承歡保留著的另一半的自己正在崩壞。

 

 

我沒想過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承歡。

 

 

—我從來沒有討厭過妳,承歡,妳懂嗎?

這是實話,不管是幾年前的曾經或是幾年後的現在,我從來沒有真正的討厭過承歡。

 

而我在承歡離開不到一分鐘內我就發現了這件事情,我發現我後悔。

後悔著說出那些話。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之後,妳從洗手間回來。

眼底,有哭過的痕跡。

 

 

我沒有問妳怎麼哭了,我只告訴妳承歡走了,很淡很淡的口氣。

和妳們一樣的口氣,幾乎不帶任何情感。

 

就是從那一刻起,我發現自己在無形中變成跟妳們一樣的人了。

 

 

和妳們是同類了。

關上心門,寧願不小心傷透了別人也不願意再讓自己受傷。

 

但好奇怪的是、我現在的感覺是孤獨。

我不知道原來妳們感受到的,是這孤獨。

 

 

『承歡要搬走了。』

 

『她昨天告訴我了。』

 

『還有呢?妳們昨天還做了什麼嗎?』

 

『道別。』

 

『怎麼道別?』

 

 

沉默,妳也沉默。

我真的好討厭這個回答,沉默。

 

 

『妳還去國外嗎?』

妳們發生關係了嗎?其實我想問的是。

 

『我不知道,我好難過。我沒想到我們會用這種方式離開彼此。』

 

 

我們。

妳和承歡的我們。

我開始討厭起我們這個單位、這感覺、這個詞。

 

 

『為什麼要難過?承歡不是早就忙到幾乎離開我們了嗎?』

 

『那不一樣。』

 

那不一樣。

妳說。承歡也說。

 

 

那不一樣。和承歡一樣的妳的回答,而這次我的反應卻是沉默。

 

好奇怪的沉默,好奇怪的感覺,我好像在心中迷失了自己。我居然就這樣望著妳,幻想著妳和承歡。

想像的我幾乎要尖叫掉淚了,但我還是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像。

 

我就要被自己的想像力逼瘋了。

 

 

『妳們發生關係了嗎?』

 

『沒有。』

 

『不要騙我沒關係。』

 

『沒有。我們只是擁抱而已,昨晚,我們只是擁抱而已。』

 

 

—為什麼不習慣擁抱?

 

—不喜歡、也不習慣。

 

 

為什麼?為什麼從妳口中聽到妳們只是擁抱,卻比起妳們發生關係更讓我難以接受?

 

 

『姐姐妳不是…不擁抱的嗎?』

 

沉默。妳又沉默。

 

 

『姐姐妳知道,妳這樣傷我多重嗎?』

 

『我們只是擁抱而已。』

 

『那不一樣。』

 

 

那不一樣。

我說。妳說。承歡也說。

 

 

『我沒辦法跟妳一起去國外了。』我說,冷靜的說。

 

而妳卻是哽咽。

我記憶中妳唯一一次為了我哭泣,竟是流下這樣的眼淚。

 

『瑟琪,妳在賭氣嗎?為什麼…連國外都不去了?』我瞥見妳想伸出的手,那想往前抓住我卻停留在半空中的手。

 

『不是賭氣,只是因為我不想再見到妳了。』我說,然後深呼吸,接著我說出一句連我自己都無法置信的話:

 

『柱現姐姐,妳可不可以離開這裡?我不想走在路上看到每個長髮的女生、聞到每款柔軟精的味道都以為是妳,那樣太痛苦了。』

 

 

而這竟然是我們之間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我忘了那晚我是怎麼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只知道幾天後我收到妳寄還給我的戒指。

那個曾經圈出我們未來的戒指,妳寄還給我。

 

收到戒指的那天,我帶著履歷跟作品集到設計公司面試,心情雖然很悲傷,但面試的表現卻出乎意料的好。

後來想想,我覺得那大概是因為我也學會了跟承歡一樣、只用另一半的自己去面對世界。

 

清清楚楚的把自己一分為二,用一半的自己去處理、去面對這現實的世界。

這樣才不會受傷,至少另一半的自己不會再受傷。

 

 

這一半的自己在現實世界裡過的很好,工作表現優異、受主管賞識、認識了現在的小女友、花了點時間走出傷痛並且愛上她、為承歡打造了我所認識的她的專輯封面。

 

花了比別人更少的時間,我存下比別人更多的錢。

而在看到那間房子貼出售屋資訊的時候,我當下就決定將它買下。

 

買下,並且保持原樣。

就連車庫裡承歡的那台老爺車我也從來沒有動過。

 

我知道我住不進妳的心裡,但至少我能住進妳曾經生活過的這間房子裡。

好幼稚的想法,我自己也知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這麼做。

 

 

住在這間房子裡的,另一半的自己,始終都想著:最後妳去了哪裡?照著原本我們的計劃去了國外?還是終於跟承歡在一起?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想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孩子制服的第一顆扣子扣錯,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錯誤。

 

而我們之間的第一顆扣子不是在酒吧的初次在重逢、而是早在當年紅色圍牆內,我不該這麼快走出廚房打斷妳們的對話、更甚至我不該陪著承歡一起跳下圍牆。

 

 

是的,我恨過承歡。

但我更恨自己。

 

 

如果承歡跳下圍牆的那一天,如果我在晚一分鐘走出廚房。

 

是不是,一切就可以不一樣了?

 

 

 

 

 

 

 


晚上好,這裡是KL。

是的我結束我的假期回到學校了(放太久

雖然在家裡沒有電腦沒辦法顧到部落格,但我想我在推上還是滿吵的(知道就好

 

嗯,這是紅色圍牆進入倒數的章節了。

想了很多種表達方式,在前半段的部分安插進過去的回憶。

這部份我怕我沒有表達好,所以還是用了字體來分隔

如果大家有什麼問題或是這樣的表達方式不太好可以跟我說QQ(很擔心

 

這章真的也是寫得滿心痛苦啊...(活該

不得不讓瑟琪跟承歡吵架、讓三人從此決裂。

我覺得在同類這章裡面講到了很多很多東西

不單單只是解釋了過去,還講到了瑟琪的改變。

不知道大家會看到什麼呢?

我很好奇、看完這篇的大家會從什麼樣的角度去看整個故事(托下巴

 

已經開始著手在想下一個長篇的架構了

即使紅色圍牆完結了希望還是會有新的故事被大家記著。

 

好啦來聊聊日常吧。

我昨天回到宿舍、打掃完洗完澡還在推上鬧了一下之後就開始打文

結果為了趕快把想寫的東西打出來一個不小心搞到天亮

加上我本來就不容易入睡又淺眠(裴柱現上身)

整個睡不好又睡不飽,早上的課直接睡了過去(欸

下午的課還因為起床的時候胃不舒服遲到

整個拖到下午上完課才吃我的早餐(活該

 

今天上課前因為身體不舒服實在懶得想要穿什麼

抓了件寬鬆的白T、小男孩五分褲(?)、套了件over size的連帽外套就去上課了。

 

同學「妳是偷了妳男朋友整套衣服來穿是不是?」

KL「我沒有男朋友這種東西的存在妳在說什麼。(看到白癡的笑容)」

 

我就是我自己男朋友,沒錯。(自體發光

 

聽起來好像有點哀傷,才不呢!

我覺得我男友力爆表!(拍拍自己)

 

啊,前天貝貝的公演,大家都很生氣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個渾蛋竟然這樣輕浮的對待我們捧在手心愛的寶貝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拿刀

竟然讓裴柱現因為這種事情登上媒體版面...

很心疼她...

一個這麼怕生的姐姐竟然被這樣輕浮的對待

不管姐姐今天到底有沒有覺得這個舉動騷擾到她

在樂比,不對,應該在很多女性朋友的眼裡

那位男藝人的舉動就是不太禮貌。

畢竟是一個這麼大的公眾場合,跟女方也不熟,台下都是各團粉絲大家都在看

這樣隨便的搭上女孩子的肩膀,嚇到對方、還在唱出那種歌詞的時候指名姐姐...

心疼之餘....

真的是很火大這男藝人的素質怎麼可以這樣...(拿刀

 

我說完了。

昨天看到報導的時候真的很生氣又很無力。

 

最近還不會那麼快忙起來

但要做的事情還是不少。

歡樂文也會慢慢打,有空的時候還是希望灑灑糖

不然我良心不安...(看不出來

 

發完文我要去吃晚餐了!(時間詭異

最後謝謝支持愛護貝貝的樂比們。

謝謝默默支持我或是願意陪我聊聊天的夥伴們。

 

晚餐!!!!!(吵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頭號
  • 啊啊啊啊啊啊頭號手刀衝來看文!!!

    其實這章真的邊看邊心痛(拭淚⋯
    馬上又要全文終更加心痛(再次拭淚⋯

    那個男藝人真的有一點過分⋯不只是主持中間的舉動嚇到小姐姐,而且他唱歌表演時還特意繞到主持這邊對著小姐姐然後下午看到韓網那邊有一則評論整個笑死:「因為是艾琳他才敢這樣對著人家指手畫腳,如果旁邊是秋成勳不知道他還敢不敢這樣亂比⋯」韓網那邊有一些網友的神回覆真的蠻可愛hhhh

    還有!!熊新剪的瀏海也太可愛了吧!!!其實第一眼看到新髮型有點崩潰⋯但後來仔細看過舞台表演之後覺得也蠻合適的,一笑起來整個蠢🐻一隻啦XDD不知道頂著這個瀏海還能不能克里斯馬起來了哈哈哈⋯

    為了按時發文辛苦了,要注意身體好好休息喔!
    最近貝貝一直在拍攝什麼東西,那就不久之後多多見面吧!!!

    星星眼(⁎⁍̴̛ᴗ⁍̴̛⁎)
  • 有種好想絆倒頭號的畫面(壞

    我寫的時候也滿難過的
    可是這章我覺得寫到了很多東西
    包括之前提過的一個人的改變、還有一直以來沒講過的承歡柱現心中的感覺

    秋成勳www如果旁邊不是艾琳是金鐘國跟秋成勳的話看他還敢不敢這樣www(笑爛

    我第一眼看到小熊的瀏海就是:好可愛!!!
    然後立馬擔心她還帥不帥的起來...
    事實證明,帥還是帥的起來,而且頂著瓜呆瀏海還能帥起來的大概只有康瑟琪了(認證
    但是帥規帥,還是覺得那瀏海太可愛了啊很矛盾XDD

    不辛苦!
    還有你們願意支持或是期待我就很開心了才不辛苦!!!
    小熊在團綜的時候說過想去歐洲...然後這幾天就去了韓國的德國村hhh
    製作組超壞的我快笑死了www

    星星眼好可愛XD
    給頭號手指愛心<3

    KL 於 2017/10/17 20:26 回覆

  • ann1106
  • 在Twitter看到更新通知就來看文了,為了不搶走訪客頭號的專利,刻意等了一天才來留言😂
    瑟琪說的沒錯,承歡非常自私,她把心門關上,不輕易讓任何人住進去,卻站在門後望著柱現,寧願違背自己的心意把柱現推給瑟琪,自以為覺得這樣對柱現最好,因為瑟琪很愛柱現,但柱現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在承歡身上啊!還有柱現,喜歡瑟琪卻愛著承歡,選擇和瑟琪在一起就是在欺騙瑟琪、承歡還有自己!從頭到尾只有瑟琪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動,而行動的結果就是被最好的朋友和最愛的人傷害,會傷得這麼重不是因為柱現不愛她,而是因為那第三個人是承歡吧?就某方面來說承歡和柱現還真是天生一對😂
    雖然心疼瑟琪,但客觀來說,康瑟琪的求婚也太爛了吧?😂秀英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在推特看到KL的穿著,很接近瑟琪的Style耶!完全帥氣❤️👍
    看到San E的行動我真的爆氣!我們捧在手心上的裴柱現不是你能這樣輕浮對待的!先不管柱現有沒有因為他的行為而感到不舒服,搭肩的行動根本是在捉弄、挑釁粉絲!還有唱那種下流歌曲的時候為什麼要指著我們姐姐?不管是誰,任何藝人都不應該這樣被隨便對待!
  • 好貼心www還等了一天才來留言真的太貼心了www
    可是到了最後,瑟琪卻也發現自己變成了跟承歡一樣自私的人。
    為什麼瑟琪會說即便恨過承歡,但她始終沒有真正討厭過承歡,我想是因為瑟琪在發現自己變成跟承歡柱現同樣的那種人的時候,她了解到了承歡一直以來的心情:那種孤獨、寧願自私也不願受傷的那些心情。所以她怪不了承歡、所以她後悔對承歡說出那些話。
    不管怎麼說,瑟琪承歡都比任何人想像中的更珍視彼此,對我來說,她們對於彼此的重視甚至可能超越對柱現的執著。
    但我自己覺得柱現早再願意承認自己喜歡瑟琪、愛著承歡的那一刻起,她就比承歡更早踏出第一步了,至少她不逃避那些情感,儘管她接受了瑟琪。

    不會啊我覺得康小熊的求婚滿浪漫的啊(自己說
    只是秀英可能原本以為戒指是給她的,結果康小熊卻扔進海裡,可能很傻眼吧XDD

    只要不露臉都很帥(自我放棄
    有要出門才會稍微打扮啦,平常在學校就是簡單到不行還被同學說穿了整套男友裝呢(挺
    可是我今天穿的是姜總裁的那件條紋襯衫喔<3

    現在看到San E的名字都直接跳過去...
    我昨天才驚覺前陣子跟孝淵合作單曲的rapper就是San E.....

    KL 於 2017/10/17 20:36 回覆

  • 訪客a
  • 看了小熊的新瀏海再來看文,三人明確的分裂點出現了,但看著文所想像的畫面卻是短瀏海小熊------生起氣來也好可愛喔XDDD(不正經

    不過真的看著看著,也有一半的心情跟著瑟琪一起生氣(另一半是可愛啦XD
    不想逼著自己所愛的人所以體諒、不過問,但明明如此的深愛那兩人卻又不坦白,逼的瑟琪改變想法要狠下心問到底,承歡卻又似有似無的避開,要嘛不說、要嘛順著回答或只說一點點,而柱現也是,把對瑟琪的喜歡用來藏住對承歡的愛,瑟琪是知道的吧...才從柱現口中的“只是擁抱”感到徹底的失望QQ對自己也對柱現,因為那對她來說已經不是擁抱這麼簡單的動作了,明明被傷卻又不怪誰,真的看了讓人著急啊!!我覺得早該分裂的關係都是靠瑟琪的體諒,也可以說是自私了,才讓“友誼”延長了一段時間。或許她也在等那兩人的真心,心裡明白但必須是她們自己說出口,她才能心甘情願的放棄,就算會受傷也只求不要欺騙彼此,殊不知等著等著,就真的沒人要說了XD小熊請盡情的生氣吧啊啊XDD

    同感憤怒!!那位男藝人真的!@#$%^&*()_+表演風格開放什麼的可以理解、歌曲怎麼樣的也行,但說什麼也請不要用那種歌詞對著不熟的人,更別說我們家小姊姊!!還有不要碰她!!不准碰啊!!!(怒尖叫
    對貝貝我就是超級小心眼(自豪(?

    最後祝KL大好好休息睡得飽~~~期待撒糖~等著接XDD
  • 配著小熊的短瀏海的話這篇瞬間有點歡樂欸www(不是

    要是能把讀者的感受跟故事中的角色同步的話就太好了(欣慰
    我喜歡小a那句「必須等她們自己說出口,她才能心甘情願的放棄。」
    瑟琪從頭到尾都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情愫,她其實應該比誰都希望承歡面對自己的心意。結果承歡卻不斷不斷的逃避、逃避的過程卻還是無法控制的回頭一直看柱現...
    真的覺得小熊就算翻桌都不意外了(不是

    我去看了那個歌詞的時候我心中一把火都燒起來了
    歌曲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San E再唱那種歌詞的時候指著我們的姐姐(火大
    自豪!這非常自豪!
    我們家貝貝不是給你這樣亂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吵

    不要叫什麼KL大啦(遮臉
    KL就好,真的KL就好
    我會好好休息的我還可以睡到下午呢(廢物

    KL 於 2017/10/19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