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56946  


曾經如此深刻過的我們,如今都成了什麼模樣?


 

 

 

 

 

 

CH.16_Joo-hyun_模樣

 

 

 

 

 

 

早晨醒在妳的親吻之中,我拉起棉被,瞇著眼擔心嘴裡還殘留睡眠的氣味。

 

『好特別的鬧鐘。』我笑語。

 

妳嘴角揚起的微笑從我遇見妳的那刻就從未改變半分。

親吻,早晨的親吻,妳的親吻。

 

 

我們躺在床上,讓安靜流淌在我們之間。

沉默,卻不尷尬。

 

妳的手指像是輕觸著什麼最珍貴的寶物、又或是害怕摔碎我的什麼,輕撫著我的長髮、肩膀、鎖骨。然後將額頭抵上我的額頭,鼻尖輕蹭。

我笑著環上妳的頸子。

 

我們都沒開口說清楚我們現在的關係,像是游走在規則邊緣。

 

 

『我跟妳說,我回來的第一天就夢到妳了。』

 

『哦?』

 

 

那間媽媽留下來的房子早在三年兩個月我離開前處理完畢,一切交給房仲打理。我只帶著幾個行李就離開韓國、離開首爾、離開那個我們曾經一起居住過的家。

 

於是這次回韓國我住進這間飯店,我不知道我這趟會回來多久,但我希望不會是太久。

 

至少在與妳重逢之前,我是這麼希望著的。

 

 

住進飯店的第一天,我就夢到妳。

場景是三年兩個月前我們一起居住著的那間房子,我們共同居住的房子。夜晚的大雨,淋濕了我們、還有站在遠方的她。夢裡妳不太想理我,妳躲著我、背對我,妳想走卻無處可逃。

 

深夜裡的夢境,雨下的好大。妳執意要出門、妳想讓她留在我身邊。但我想把妳留下,想要妳陪我、妳們同時。

 

於是我們在大雨中被淋濕,而我看不見背對著我的妳的表情,卻看見她的眼淚,和從心底溢出的痛心。

 

然後我驚醒,從夢裡她的眼淚和藏不住的怨尤中,我驚醒。

 

 

驚醒後我泡了杯飯店提供的即溶咖啡,換上簡單的外出服然後上街。

 

無心無續的在首爾街上走著,這三年兩個月來說不上陌生卻還是在熟悉中改變了些什麼的首爾。

就這樣無心無續的走著、想著、回味著。直到思緒被附近傳來的歌聲給吸引住為止。

 

接著我拐了個彎走進傳出歌聲的那間酒吧,挑了最靠近門口的位置坐下,而不是如同三年兩個月前的舞台旁的位置。

點了杯long island,等待的同時,我低頭專注的凝望著空白的無名指,聽著台上的歌手唱著那首熟悉又抓耳的旋律。

 

然後我抬頭,朝舞台的方向看去。

 

我覺得全身血液彷彿凍結。

 

 

『然後我就看見了妳。』在舞台上微笑歌唱、下了台走向我的妳。

 

 

『…我媽媽病了。』聽完我敘述的那場夢,和與妳再相遇的過程,妳突然的說。

 

 

妳說,在妳闖出名氣的那三年兩個月,妳終於有能力透過各種管道尋找妳的媽媽。可當妳真的找到妳媽媽時,卻是她已經躺在加護病房的消息。

 

當妳瞞著經紀人跟公司獨自去到醫院,探病的時間已經結束。妳只是靜靜的站在病房的門外,看著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曾經妳最親近的人。

然後妳拉好口罩和帽子,離開醫院。

 

妳沒哭。

 

 

我這才想到,原來我記憶中妳唯一一次的哭泣,就是當年在紅色圍牆內的初次相遇。

那時的妳,哭得多麼自然、毫不隱藏。

 

而現在的妳…

 

 

『生病真的比死亡更讓人害怕。』妳抱緊我,說的小聲。

 

 

 

 

公司開始慢慢公開關於妳的消息,妳逐漸受到關注。

而在妳真正大紅之前,我們三個人斷了線,或者說決裂。

 

在我們斷線之前———

 

 

妳因為忙碌而停掉了酒吧的駐唱打工,專注於課業和練習生的生活。學校下課後到公司繼續上課、灌製專輯、錄製戲劇OST

 

公司的做法讓妳在真正出道之前,就已經以神秘怪物新人的形象累積了不少人氣。

 

 

我們都沒有說出口,但我們都心知肚明的是,那時候妳的世界距離我們越來越遠。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都期待著妳的第一張迷你專輯發行,起碼我跟瑟琪看起來比妳本人還要期待。

妳的第一張迷你專輯,每當我問起妳總是含糊帶過。就算當時的我們能夠坐在一起聊天的時間已經不多、甚至常常在吵架的邊緣對話,妳卻還是不願意跟我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對妳而言卻是重要的事情,妳越是對我絕口不提?

 

 

反而是瑟琪知道的比較多。

 

 

『這整件事情真的太可笑了。』瑟琪轉述著妳對她說的話。

 

妳不喜歡公司安排給妳的歌、妳討厭公司把妳包裝成漂亮的傻瓜,而妳最受不了的一點是:連在鏡頭前該說的話、該笑的時間點、該有的應對進退,公司全都幫妳設定好了。

 

 

『哪天公司規定我一分鐘心跳幾下,我想我都不覺得奇怪了。』

『沒辦法,新人嘛。公司總是專業的。』

 

而這是她給妳的鼓勵,或者說安撫。

 

 

 

『孫承歡為什麼只告訴妳卻不告訴我?莫名其妙。』

 

『姐姐妳也知道,承歡的個性就是這樣嘛。』

 

『哪樣?』

 

『自己沒有完全滿意的事情就不會告訴姐姐。』

 

『莫名其妙。』我重複。

 

 

瑟琪笑了笑,繼續轉述妳的抱怨:以前在國外讀書的時候,爸爸唯一的指令就是拿第一名。而發專輯,除了把專輯賣好之外,公司幾乎什麼指令都下了。

 

『所以姐姐妳知道嗎?妳就變成承歡的表姐了。』

 

『…什麼?』

 

『不然公司一定會要承歡搬走。』

 

『為什麼?』

 

『公司有更好的資源、離公司更近的宿舍可以提供,可以讓承歡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通勤上。再說,即將出道的偶像歌手怎麼可以在外面跟家人以外的人同居,何況還是女生。』

 

『莫名其妙。』第三次,我說。

 

『先習慣這點吧,以後承歡的世界只會越來越複雜。』她握了握我的手,像是想給我點接受的力量。

 

『這整件事情真的太可笑了。』

學著妳的話,我下了最後結論。

 

 

雖然妳停止了酒吧的駐唱打工,不過我們還是固定每個星期一晚上,三個人還是會在酒吧見面。

但那次多了一個人,一個看起來像是妳男朋友的人,起碼他表現出來的姿態是妳的男朋友的人。

 

高挑、身材精壯、濃眉大眼配上高挺的鼻樑,有張好看的臉和紳士的行為舉止。

但最讓我看不順眼的是他身上散發出的濃濃菸味,和一直放在妳腰際的左手。

 

真是該死。

 

 

『這位是?』菸味男禮貌的問著我,但眼神裡卻讓我看出令人不適的打量。

 

『我是承歡的表姐,我叫Irene。』我面無表情的說著瑟琪灌輸給我的台詞,而瑟琪則是在桌下握緊了我的手。

 

 

菸味男露出好看的微笑(但我不覺得好看),說著Wendy的姐姐原來這麼漂亮,然後妳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讓他閉嘴。

 

接著我看向妳和妳四目相交,不到一秒的時間妳就把視線移開,轉向菸味男。

而我只是在想,在那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裡,妳是不是和我一樣、想起了那段對話———

 

 

『那妳也該去談場戀愛了。』

『如果妳懂得怎麼愛人的話!』

 

 

直到那時候,我還是懷疑妳到底懂不懂得如何愛人?

但可以確定的是,妳很適合被愛。

 

 

在你們三個閒聊的過程中我才知道原來菸味男是公司裡的男模,你們在妳的第一張迷你專輯的主打歌MV拍攝時認識,拍攝期間照著腳本和導演的指示在鏡頭前表演出情歌的甜蜜畫面,拍攝結束後你們在鏡頭外留下彼此的連絡方式。

 

 

『妳的品味真糟糕。』在菸味男離開座位去洗手間的時候,我說著。

 

『會嗎?他的粉絲還不少耶。』妳無所謂的笑著,然後我挑著眉然後喝了一大口杯裡Whisky Sour。妳皺眉,然後說:『姐姐,喝那麼快等一下又要醉了。』

 

我掛著笑容不理睬妳,讓瑟琪輕拍著我的手臂接過我的杯子然後喝乾。

 

 

某種程度上的宣示主權?

因為瑟琪這像孩子般可愛的舉動,我笑出了聲音。

 

 

妳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菸味男就回到了座位。才一坐定,手馬上又環上妳的腰,並且、身上的菸味更重了。

 

『歐巴,你去抽了幾根啊?』妳捏著鼻子想往旁邊靠,卻被他摟的更緊。

 

『兩根,剛剛忍太久了。』

 

『你可以在這邊抽沒關係啊。』我對著菸味男說,但眼神離不開他放在妳腰上的手。

 

WendyIrene妳的肝已經被酒精糟蹋了,不准我再糟蹋妳的肺。』

 

 

我望住妳,妳則是把臉撇開。然後妳拍拍菸味男的肩膀說妳想走了,簡單的跟我們道別後離開。

 

 

回家。

那天晚上,我們都沒有回到我們一起生活的那個家。

 

 

我陪瑟琪回到她的宿舍,她牽著我的手是如此柔軟、卻掩藏不住的緊張。

於是進了門,我主動吻上她。

 

在有些緊張卻逐漸提高溫度的吻中,我聽的見自己依然心動的心跳。

 

我很喜歡她,真的真的很喜歡。

但是,這份喜歡終究沒有辦法、也沒有機會被提升為愛。

 

 

當她有些生疏的將我抱起放到床上讓我躺下時,不之為何我腦裡想到的卻是:

我們是否正躺在不同的床上,做著同一件事情?

 

然後我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告訴自己:別想了。

 

 

 

別。

 

 

 

 

 

 

 


 

晚上好,這裡是KL。

我今天死在床上,大概從半夜就有預感我會整天死在床上了(欸

果不其然,將近兩個月沒來的姨媽在清晨爆打了我下腹部(?)

天亮好不容易睡著了結果睡不到兩個小時就被痛醒

然後在廁所度過了我的清晨(髒

大概早上九點還抱著我的巨無霸兔子娃娃去簽收包裹

才終於好一點睡到中午十二點,然後醒來繼續痛著在電腦前做事情(躺

 

當女人真辛苦,大家辛苦了嗚嗚嗚嗚(欸

 

紅色圍牆進入最後部分了

目前還算是有在進度上

唔、畢竟是第一次寫長篇

其實回頭看看還是有很多可以修改進步的地方

也準備要寫到結尾了

謝謝百忙之中一直支持這篇故事的大家

 

好啦今天來講個笑話

也不算真的笑話就是半炫耀啦(自體發光

 

我前兩天去洗牙,我是半年洗一次牙的乖孩子

我的牙醫是很熟的牙醫,從小就認識所以牙醫大叔跟我講話都不會客氣的

每次去補蛀牙就會被他唸到我很想揍他(靠腰

但我又很喜歡去洗牙,因為洗牙是唯一他會稱讚我的時候。

 

大叔「不錯嘛,牙齒刷的很乾淨啊,洗牙都沒什麼髒東西。」

(我每次洗牙大概十五分鐘內結束,比補蛀牙還快)

KL「當然,我照三餐刷牙的欸。(根本潔癖」

 

大叔「奇怪了,刷牙刷的這麼好怎麼還是這麼多蛀牙(碎碎唸」

 

天知道我超想往大叔臉上揍兩拳(冷靜點

 

好啦各位對不起,今天真的沒力氣多講廢話(閉嘴

我真的不太舒服痛到快昏倒(病弱

大家...真的要好好照顧身體喔

不管是上班的還是讀書的、還是快要開學的大學生們

我還有文案要趕...很想死(痛哭

 

最後,還是謝謝願意看完廢話、默默支持我和陪我聊聊天的夥伴們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tation - 小行星
  • 我受不了煙味男!!!!!
  • 沒關係他沒戲份了!!!
    絕對不會在看到他了!!!!(吵

    KL 於 2017/09/16 01:20 回覆

  • 訪客
  • 這種三角關係的內容怎麼那麼好看
    好虐好虐 但也有點心疼熊熊
    真是又虐好看
  • 唔喔謝謝(遮臉

    其實虐我覺得還好(欸
    是真的整個很糾結,內臟都揪在一起的那種(哪種

    謝謝你喜歡~~~(三段愛心

    KL 於 2017/09/16 01:22 回覆

  • ann1106
  • 前面這麼甜,後面怎麼能這麼虐!尤其是最後,在不同床上做同一件事...不准!!!!!!!煙味男摟什麼摟!?剁手喔!
    拿過杯子喝乾也太帥!不愧是熊哥!就是一個帥字!雖然我蠻好奇實際上她的酒量如何?
    吵架的劇情很容易衝過頭吧?我實在無法想像她們動手的樣子...尤其是勝負師裴姐姐,不想毀了她在我心中的女神形象(抖抖
    我最喜歡第14章裴姐姐問瑟琪照片中的愛哭鬼孫承歡有沒有愛過誰,瑟琪哭著回答『妳。』下一句裴姐姐說那是她聽過瑟琪最悲傷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瑟琪的悲傷很真實,甚至可以想像得到她拿著照片流眼淚的樣子(嗚啾啾
  • 反轉!大反轉!!!(吵
    我自己是很喜歡"躺在不同床上做同一件事情"這個寫法
    點到為止又充滿很多想像空間(欸
    我就知道菸男一出場一定會被砲轟,因為我自己也寫到會生氣XD
    沒關係他只有這場戲份而已我保證(劇透王

    帥!超帥!幫女友擋酒這種事情真的超帥!雖然我覺得小熊的酒量一定比姐姐差(笑爛

    倒也不會寫到動手啦別緊張XD
    我指的不好拿捏力到是指在情緒張力跟言語還有文字敘述方面~
    沒有寫好或是情緒太超過,就會變成本土劇八點檔的氣氛了(欸

    那幕我也很喜歡~~~
    再者,小熊本身的形象對於眼淚這件事情就是不會隱藏
    他每次在訪問上哭出來的時候都很直接
    所以這部分在寫起來的時候也滿順手的~~~

    小熊別哭嗚啾啾嗚揪揪

    KL 於 2017/09/16 01:28 回覆

  • 默.
  • 哈囉~K~我來了~~
    我好像很久沒有來這邊留言了,(然後我就去翻了我上次的留言在哪....我要逃了)
    其實我都有來看文,但總是想不到要寫些什麼,想說隔天來寫結果我隔天就忘了....
    如此反覆著就到了今天(撞牆

    看到一半我默默地就在想...最後姐姐line三個人會不會一起生活下去.....
    那畫面感覺好溫馨,好好看(?)
    再然後我就看到秀英了XD
    (默默拾起我幻想的碎片們

    (接下來又會是一堆我自己的感想了XD)
    其實我很訝異柱現在回答勝完問的"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姐姐妳想再見面的人是我還是她?"
    柱現給的回答是"妳們"
    但看到下面柱現說的不想欠她們解釋那一段,又有一種阿~~的感覺(?
    只是我不禁會想,如果沒有這三年兩個月的時間,柱現的答案會是什麼?
    還是一樣會固執地只望著勝完嗎? 忽略勝完眼裡看到的那個帶著"平靜的幸福"看著瑟琪的

    勝完......勝完把自己放到最後....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說...
    一種...柔柔ˊ的環抱著,卻又令人感到窒息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勝完,我好難懂阿...(抓頭

    瑟琪....
    講到瑟琪感覺就要先哭一下....
    在柱現問瑟琪的那句"那,妳覺得這個還是愛哭鬼的孫承歡,小時候有愛過誰嗎?"
    瑟琪回了 "妳"
    彷彿可以想像愣愣地望著柱現,手裡抓著勝完給的信,任由眼淚不停流下的瑟琪...
    鼻酸到想哭....
    瑟琪很勇敢,勇敢地去愛,勇敢地踏出一步又一步
    但在看到勝完給她的信之後,這份勇敢狠狠地刺向了自己...

    瑟琪真的很讓人心疼阿......(大哭

    瑟琪說柱現和勝完是同一類型的人,是極為相似的兩個人,是兩扇遙遙對望的門
    但我更想要把她們想成是兩塊同極的磁鐵,講她們連結起來的,
    在它們之中的那一塊異極磁鐵,是瑟琪
    沒有瑟琪,也許柱現跟勝完也不會有三年兩個月的現在了?

    恩?
    結果想想想到最後我竟然是想看姐姐line一起的結局嗎XDD(跑


    PS:(回上一篇的留言)
    其實不是在意K妳回覆的長短(我那樣打可能讓妳有這感覺了...)
    而是一種,好用心地在回覆我的留言阿....(感動) ,這種感覺的驚訝?
    會讓我覺得,我要更用心打了 (要打到掏心掏肺了XDDD


  • (撞)
    哈哈講的好像很久沒見,但其實在推上都還是有看到啊XD

    其實我也不是沒想過姐姐line三個一起生活下去
    但我覺得那樣真的會太痛苦了(痛哭
    一定會有一方是逞著強在面對生活
    覺得不如狠狠的鬧翻一場,或許對故事裡的三人都比較好。

    來!我喜歡看感想!(欸

    在我的想法中,我把柱現的角色想的非常主觀
    主觀的生氣、主觀的認為、主觀的去做任何決定,包含愛著承歡卻坦然的接受瑟琪
    柱現是非常自我的人吧我想,幾乎只用自己看到的那個面向去決定所有事情
    但同時,她又是一個很有自我原則的人
    她堅持的原則跟家人對她造成的創傷有關
    雖然故事裡她總像是埋怨般的問著自己''媽媽到底有沒有愛過她?"
    可是其實她自己是很愛她媽媽的,所以媽媽的事情才會在她心中留下這麼大的陰影

    反觀,承歡的傷疤也是來自於家人
    父親出軌、母親離家、甚至被父親當作出氣筒
    只是這些傷害並沒有把承歡的個性扭曲給表現在表面上(柱現就是很直接的表現出她的性格扭曲),反而是承歡把自己深深的封閉起來
    像是用最溫柔的水在自己周遭圍出護城河
    溫柔的保護著某個在意的人、孤獨的把自己關在城內,卻沒意識到想要進入她心底的人會被那護城河所傷害。

    至於瑟琪...
    我很喜歡瑟琪在故事裡的個性跟各種情緒
    勇敢、毫不隱藏(不管是面對愛慕或是悲傷)
    我絕對會說承歡跟瑟琪的友情不會受到任何事情左右
    即便走到這一步了,其實她們都還是顧忌著彼此
    只是、瑟琪的勇敢最後卻變成了她最自責的事情
    這部份我自己其實是滿心疼滿難過的...

    這三年兩個月對這三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或許不是改變、畢竟人並不是這麼容易改變的
    但這段時間確確實實的影響了這三個人

    嗯?
    那我們一起等結局吧(看旁邊

    不www
    默默的留言我都會很仔細的看完!
    不管長短我都會很高興啦(痛哭
    很喜歡看讀者講感想,我也可以知道原來讀者是怎麼看待故事中的角色的
    我很感動啦讓我抱一下(變態

    感受到妳真心的在說感想我當然也要真心的回覆啊!!!
    回覆不要有什麼壓力欸這樣就沒意義了XD
    只是來陪我聊聊天我也很高興啊~~~

    KL 於 2017/09/17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