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DXdOzfFUMAANRHE  


妳抱著我,再也沒有比這更溫暖的冬夜。 / Happy Yeri's Day.


 

 

 

 

 

 

Time to love

 

 

 

 

 

 

每一個出現在妳生命中的人,一定會為妳帶來些什麼。

或許,她的出現並不是帶給妳愛情,而是教會妳受傷。

 

 

 

 

現在幾點。

這是當金藝琳睜開眼後的第一個念頭。

 

 

已經很久沒有喝到這樣不省人事了。躺在柔軟的床上,她放棄起身,就這樣直勾勾地盯著房間的天花板。

 

她是完全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甚至不需要確認也能知道自己正安穩地躺在一個她熟悉的空間內。從天花板的顏色得知這不是她的房間,但從被褥上傳來那人身上常駐的沐浴乳香味,金藝琳笑了笑,翻了個身把自己包裹在棉被裡。

 

 

喀。

房門被打開,金藝琳下意識調皮地更往被子裡鑽,裝做一副熟睡的樣子。

 

感受的到床緣緩緩地下陷,一隻手隔著厚重的棉被輕柔的撫在頭上,彷彿隔著棉被在撫摸著孩子柔順的髮絲。

 

 

她清楚地聽見了那人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

既深長又濃厚,帶著太多情感卻也伴隨過多躊躇。

 

 

想到這裡,金藝琳在被褥下的面色便沉了下來。

 

 

她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那人的情感。

 

金藝琳知道她喜歡她、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幾乎就要愛上她了。

而她自己也是,當她剪去一頭長髮時身旁的朋友都好奇她是不是在感情上遇到什麼挫折,而她卻只是笑著說『正好相反,我是要證明我的喜歡。』

 

 

 

「藝琳啊,該起來了。」隔著棉被,她的聲音聽起來格外遙遠。

 

或許是不想讓滾燙的淚水被看見,不容許這一點脆弱被發現,金藝琳更往被子裡縮。

 

 

 

什麼時候,妳才可以好好正視我對妳的感情?

 

 

 

 

 

———妳想有沒有可能,有一種愛情是為了不讓自己愛上某人,而逼自己愛著別人?

 

 

她沒有忘記過當她說出這句話時金藝琳臉上受傷的表情。

 

她不否認是為了讓金藝琳打退堂鼓才說出的一席話,但她並不想看見金藝琳難過的樣子。一點都不想。

 

 

與其講這是為金藝琳好,不如說是她沒有勇氣。

她還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好好地接受並且對待下一份感情。

 

那從未實現的初戀畢竟在她的心頭留下了深深的痕跡。

於是她害怕、她猶豫。

 

 

面對金藝琳熱烈如火卻溫柔似水的愛戀,要說她沒心動是不可能的。她很想愛金藝琳,而且她知道金藝琳也感受的到這個事實。

有好幾次,她們幾乎就要跨過愛的那一頭了。不論是在店裡勾著手聊天,還是金藝琳開著玩笑要往她臉上親的那幾個瞬間…可是總差了一步、就是差了那一步。

而那一步卻是她的刻意迴避。

 

 

 

如果不是一時興起,在清晨的下班路上刻意往左拐了個彎,走上平時不太常經過的天橋,大抵她就不會與那個趴在欄杆上凝望橋下零星車輛的女孩相遇。

 

 

那時的女孩眼底比黑洞更加深邃,臉上不帶笑容時呈現了一股儼然正經的氣質;從身上穿著的制服可以看出是附近的高中生,但她卻想不透剛天亮的這時間怎麼會有高中生在外面閒晃。

 

她站在天橋的左端,女孩吐出的氣息因為寒冷而凝結成白霧。她注意到了在氣溫零下的首爾,女孩只穿著單薄的制服、連件保暖的大衣都沒穿。

 

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現在的小孩子都不懂得怎麼照顧自己嗎?

 

 

她把臉埋進圍巾之中打算離開,經過女孩身邊時與她對上的眼神,即便只是一個禮貌性的點頭微笑,但真切地讓她感受到了什麼。

 

———原來笑起來是個這麼漂亮的孩子嗎。

她同樣回以微笑致意接著離開。

 

終究只是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的確是沒什麼必要放在心上太久。

 

 

這樣想著的她卻在隔天清晨同樣像左轉了個彎,走上天橋。她同樣看見女孩,不同的是這次女孩很快地就注意到她,並且帶點調皮的笑容。

 

———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啊…

她走上前,將握在手心的暖暖包塞進了女孩的手裡。

 

 

「妳不冷嗎?」

 

這是她們之間的第一句話。滿懷關心卻從不越矩。

 

 

這樣說起來,與金藝琳的相識就如同偶像劇情節般那樣巧合,巧合的不切實際。

 

 

 

移開了撫在棉被上的手,她清楚的聽見了棉被下那刻意壓抑著抽泣聲。

 

心疼,卻無能為力。

 

 

不,並不是無能為力…

 

 

 

 

 

金藝琳想起那晚她們倆就坐在吧檯前,這之後她們總一起窩著的位置。

那是她第一次來到酒吧,而走進店內卻發現吧檯內的Bartender竟是每個早晨會在天橋上相遇的那人。

 

 

「歡迎光…」與自己對上眼時,她從工作時專注的神情瞬間變成呆愣的表情。

 

「太巧了吧,姐姐在這邊工作?」忍著笑意坐下,吧檯內的她擦乾了雙手又撥了撥自己的瀏海才上前。

 

 

她們從清晨的相遇到幾個深夜的陪伴,金藝琳自己都沒想過對她的感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萌生?

 

時序也許是某個秋末冬初,但那不重要。

吧檯這端坐的是自己,喝的是汽水而不是調酒,因為吧檯那端的那人不允許。桌上還有兩盒剛吃完的巧克力棒,第三盒正準備打開。

望著吧檯那端啜飲著橘紅色調酒的她,額上的瀏海有些凌亂,金藝琳伸出了手幫她整理了一下,看著那人一瞬間紅了的臉色讓她感到很愉悅。

 

 

「我喜歡妳。」在那個擁抱的當下,金藝琳說。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當時她們對彼此的瞭解還不夠深,卻也認識的足夠多。

 

她勇敢她主動,換來的結果卻是她退縮她逃避。

 

 

愛情會讓一個人變的幼稚,而、還能保持理性的,則只能算是需要。

 

 

此時此刻的金藝琳,抬眼卻看不清眼前的那人是幼稚還是清醒。

她看見的,始終只有那人想愛卻不又敢愛的猶豫。

 

 

 

 

 

再睜開眼時天色已經暗了。金藝琳終於起身,發現床頭旁的矮櫃上放著一杯蜂蜜水、幾顆藥丸和一張紙條。

 

『藝琳:宿醉的話記得吃藥,冰箱裡有便當,記得加熱。』

 

 

金藝琳站在床邊望著紙條發楞,在她的筆下,好像連自己的名字都在閃閃發光。可是金藝琳不知道該怎麼樣打開她的心房,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力氣繼續主動向前。

 

 

———妳想有沒有可能,有一種愛情是為了不讓自己愛上某人,而逼自己愛著別人?

當她說出這句話時,金藝琳的心狠狠的痛了好多下。

 

 

她口中的別人成了自己,才發現這是件多麼悲哀的事情。

 

 

金藝琳知道她和自己一樣,有點愛著對方、也很想被對方愛著。她以為他們都同樣想把愛從感覺變為具體,只是差在她有勇氣而她始終猶豫。

直到聽到這句話的當下,金藝琳才知道原來她的害怕來自於對另一個人還沒清除乾淨的感情。

 

 

愛情裡最殘忍的,或許不是遺忘和傷害。

卻是否認。

 

 

金藝琳的感情在那人還未忘懷的回憶中一次又一次的被否定,很累,說真的她好累。

也不是沒想過就這樣放棄,但,每每當她望向那人的眼底時,卻還是一再的選擇向前。

 

有時候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傻,卻還是期望有天能夠在她眼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凌晨兩點三十分。

注意到時間的時候外面還在下著大雨。這場雨從深夜持續到清晨,有些客人為了躲雨而進到店內,但雨卻沒把金藝琳一起趕進店裡。

 

姜瑟琪有些心不在焉的招呼著客人,原以為睡醒就會一如往常出現在她面前的金藝琳卻遲遲盼不著。

 

 

姜瑟琪其實並不清楚自己在害怕些什麼。

她的初戀不過是沒有實現、甚至由她親手將喜歡的人送到另一個人手中。但看見她過得很幸福的同時,姜瑟琪一點後悔也沒有。

 

她應該要試著抓緊眼前的幸福的,對於金藝琳如影隨形的愛慕。

或許是害怕自己在金藝琳身上尋找那個人的影子吧,她不知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對金藝琳就太不公平了。

 

 

嘆了口氣,甩了甩頭把這些過於複雜的問題甩開。

 

 

「嘿,發什麼呆?」

順著那聲呼喚將思緒拉回來,聲音的主人是姜瑟琪約莫兩三周不見的好友。

 

或著說,初戀。

 

 

「怎麼來了?姐姐呢?」姜瑟琪問,接著用手勢詢問孫承歡要喝些什麼。

 

「在家。想著好久沒跟妳聊聊天就來了。給我水就好,我開車來的。」孫承歡放下包包和車鑰匙,一眼就看出了姜瑟琪絮亂的心思。

 

 

一杯水和一杯龍舌蘭日出,同樣年紀的兩個人,關係是彼此最要好的朋友。

認識了這幾年,很多事情即便不用說出口孫承歡也看的出來。姜瑟琪的眼睛從來就藏不住心事。

 

 

一段沒什麼重點的聊天告一段落,孫承歡突然開口:

「我希望妳是我這輩子最後一個因為感情而受到傷害的人,妳呢?」孫承歡的語氣很溫柔,溫柔卻愧疚。

 

「我?」因為好友突如其來又毫無頭緒的問題而征住,姜瑟琪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孫承歡話裡的意思。

 

「最後一個因為妳而受到傷害的人,妳們有在一起嗎?」

 

姜瑟琪沉默三秒後眼神淡然的搖頭。

 

 

「當我知道妳因為另一個人的心動的時候我就猜到了,因為妳的臉上有第一次看見我跟柱現姐姐牽著手時的表情。」

 

「什麼表情?」

 

「想愛,卻無法愛。」

 

孫承歡的話像是水一樣滴進她的心裡劃出一圈圈的漣漪,而水面上模糊掉的不是孫承歡的面容,而是金藝琳只衝著她露出的笑容。

 

 

「妳應該驕傲,妳應該笑,妳應該放過自己,還有愛。」

 

「承歡…」

 

「妳愛她嗎?」

困了姜瑟琪好久的問題,而今她依舊沒辦法給予一個確切的回答。

 

 

「妳有對她以外的人再心動過嗎?」一步一步,孫承歡彷彿拉著還走不穩的孩子,一點一點的認清自己的心意。

 

姜瑟琪搖頭,而眼眶含著些許淚水。

 

「那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隨著那行眼淚流下,姜瑟琪沉默。

 

 

「給愛情一次機會,給自己一次機會。」

 

「我…」

 

「我很高興妳的告白和我的感情並沒有影響到我們之間的友誼;我很高興曾經喜歡上我的人是妳而不是別人。而現在,我只剩下一個遺憾,就是妳的幸福。別讓我遺憾,好嗎?」

 

 

好嗎?

 

 

 

 

 

急忙的鎖上店門,往天橋的方向飛奔而去。

她想見到金藝琳,她想告訴她:『我喜歡妳,我們可不可以在一起?』

 

 

因為奔跑的腳步而濕了身子,撐在頭上的傘有跟沒有一樣。

孫承歡的話引導她找到了想要的答案,對於那沒有機會實現的戀情,或許該讓它變成最美好的回憶、而不是阻擋幸福的絆腳石。

 

姜瑟琪不要再錯過了,她想抱緊女孩、牽著她、親吻她。

 

 

喘著氣跑上了天橋,卻沒在熟悉的地點看見她的身影。姜瑟琪的心情從激動到失落和害怕,情緒轉變得太快讓她沒辦法負荷。

 

身體被雨淋濕而感到寒冷,滑過臉頰的水滴卻燙的好像要傷了自己的心。

又一次,因為自己的退縮,而使得曾經伸手就能緊握的幸福不翼而飛。

 

 

姜瑟琪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瑟琪姐姐?」走上階梯後看到姜瑟琪撐著傘背對著她,疑惑著應該還不是平常店裡打烊的時間,金藝琳好奇的呼喚。

 

 

轉過身,朝她奔跑。

被緊緊擁抱住的瞬間金藝琳什麼都無法反應,姜瑟琪將她抱住的力道讓她差點連傘都沒握好。

 

 

「姐姐?妳怎麼了?!」姜瑟琪的舉動太過反常,讓她感到很擔心。

 

「我…我很害怕。害怕受傷、也害怕沒辦法給妳最美好的風景,但現在我更害怕分離、害怕找不到妳、害怕我們曾經一起度過的時光消失殆盡。我想一直看著妳,我想要妳眼裡只有我。工作的時候也在想著妳醒了嗎?頭會痛嗎?怎麼沒有來店裡?我啊…並不希望讓妳受傷,而是希望保護妳不再讓妳受傷。」

隨著雨滴一同吐露的真心,即使雨聲大作,卻還是將一字一句清楚地傳達給對方。

 

 

「藝琳啊,我喜歡妳。」

 

 

背後被攀緊,懷中的女孩的顫抖源自喜悅而非難過。

在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同時她們兩人都笑了。

 

 

 

曾經以為希望渺茫的期盼

而如今終於等到妳願意站在我身旁的那天

 

那一日許下的願望

終於在寒冷的清晨實現

 

或許妳到現在才懂

那些我們最接近愛情的每個瞬間

 

面對妳的每次都感到悸動

被妳緊握的雙手和妳泛紅的臉頰

這樣的畫面已經在我心裡描繪了幾百次

 

沒能參與到妳的過去

而我不願意缺席妳未來的每一分一秒

 

請給我引頸期盼的愛。

 

It’s Time To Love.

 

 

 

 

 

-Happy Birthday,our dear baby.

 

 

 

 

 

 


晚上好,這裡是KL。

我回到學校了,昨天一打掃完房間就開始趕著藝琳的生賀

想著要給藝琳的結局,結果寫一寫差點跑掉我自己都快嚇死了(欸

但因為是有點趕工,扭來扭去鬼打牆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真心對不起我們藝琳啊嗚嗚嗚嗚

 

藝琳生賀後,這周會再找時間更新一次

所以跟大家閒聊的後記就擺到下次更新

今天,把後記留給我們藝琳。

 

DXc-tlfXkAAmREU  

 

김예림,妳是我最心疼的人了。

從出道開始,年紀最小卻承受最多最難聽的謾罵。

很多時候都擔心妳是怎麼撐過來的,而妳卻一次次用行動告訴我們妳沒事。

隨著時間長大的妳,雖然會站在姊姊們前面為姊姊們著想,但在姊姊們眼裡依然是那個需要被保護的孩子。

再更多一點依賴也沒關係的,妳有我們、有四個姐姐。

在舞台上忍不住哭泣的妳、比誰都愛跟粉絲互動的妳、愛惡作劇的妳

這樣的妳,讓我們來守護。

 

笑一個吧,我們的寶貝忙內。

20歲生日快樂。

 

很快就能見面的,對吧?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泡菜
  • 94兩個互相開導對方呢😂😂😂
    好喜歡KL這種前面虐虐的一波後面來個甜尾
    看的非常非常高興呢(拇指

    金藝琳生日快樂啦😛💜
    這孩子真的承受了很多四面八方的壓力
    很高興她能在那些惡評中站起來
    可是看到她笑的很勉強的時候真的很心疼阿ㅠㅠ
    希望她未來的每一天都是發自內心開開心心的笑
    樂比們都會在你身邊的!當她最強的後盾!
    一個粉絲傻瓜對粉絲的好真的很多很多
    也對自己好一點吧 累了還有姊姊們還有我們呢💜🌟
  • 我很喜歡描寫94的情誼
    阿呆阿傻就是不能沒有彼此啊!!!

    其實我差點寫到轉不回來甜尾(還敢說
    一直寫一直寫差點就要虐收尾了
    一切都要感謝完完的出現(痛哭

    想起小熊說的,他們從藝琳國小五年級看到現在都滿二十歲了
    真的是奶著藝琳長大的裴熊兩位姐姐
    很慶幸藝琳一直沒有被那些惡評打倒
    儘管還是很多人沒辦法喜歡上她
    但我希望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認真地去理解金藝琳是個什麼樣的孩子
    在那些人願意理解之前,就讓我們好好保護她吧。

    相信我們的祝福藝琳都有感受到<3

    KL 於 2018/03/06 00:49 回覆

  • 高城秋
  • 我們忙內生日快樂!!!!!
    年紀最小,卻也承受最多的妳,真心希望妳能開開心心的
    四個姐姐,還有我們樂比都會給妳最大的支持的!

    這篇是完完生日賀文的後續!!
    一剛開始還在想,酒保的設定好像有點眼熟XD
    後來才驚覺是後續呢XD
    康瑟的顧慮,好像也是現在很常見到的呢...
    因為害怕讓對方受傷,寧願自己當那個壞人
    卻沒想過這樣雙方都會受傷呢...
    但由完完來解開康瑟的心結也是在適合不過了
    在上一篇難過的康瑟,終於能夠用有自己的幸福真是太好了呢QQ
    期待下次更新~

    最後再說一次
    我們最可愛的忙內金藝琳生日快樂~~~~
  • 很多時候我覺得藝琳雖然是忙內,但實際上想的比誰都多
    是最後加入的成員、罵生從出道到現在沒有停過
    希望這些經歷,可以讓藝琳成為一個溫暖的人

    其實跟熊的生賀也是有關的
    這次想讓所有生賀的故事都是可以被連結的
    但又能各自看做獨立的篇章。
    其實跟生活很像啊
    每個人所畫出來的圓圈一定會和其他人重疊
    但在那些各自重疊的部分卻又是一個個不同的個體、經歷

    我一定要再喊一次!
    我好愛94的情誼(喊到哭
    在這樣的氛圍中讓完完出來引導小熊
    我自己很喜歡那段文字:像是拉著還走不穩的孩子,一步一步的引導她認清自己的心意。

    下次更新就是姐姐了!
    我還有三個禮拜可以準備(鬆口氣

    已經能夠獨挑大樑主持生日趴的藝琳
    變得更加成熟
    不變的是那樣愛樂比的心
    還有做為團裡活力的我們最棒的忙內

    KL 於 2018/03/06 00:57 回覆

  • 訪客蔡阿熊
  • 不管怎樣要先喊一句:94萬歲!

    這樣是不是很不給過生日的Yeri面子

    那我們再喊一句:傑尼椰萬歲!(XD

    熊熊身旁的那個人出現了
    不是原先預期的熊九
    是藝琳啊!
    想起團綜第一季她們甜蜜蜜起床的樣子
    覺得熊應該會滿幸福的
    很開心她因為完完的開導
    沒有錯過她的愛情
    就在她不勇敢害怕傷害到藝琳時
    就已經確定她不是替代品 她是那個唯一啊!

    雖然已經過了
    但還是要說Yeri生日快樂!
    希望成年的妳不要再受到那些不知哪來的流言蜚語攻擊了
    希望妳快樂的做著妳喜歡做的事情
    希望在專輯裡可以看到妳的創作
    如此感性的妳
    繼續在姐姐們的疼愛下
    做自己吧!
  • 我是不是都在生賀的時候讓其他人太搶風頭了哈哈哈(還笑

    椰瑟也是很甜很甜的,總是可以看到調皮的藝琳捉弄笨熊
    而我們小熊笨歸笨卻還是能讓藝琳安心的依靠
    總歸:椰瑟大旗也能揮(神經病

    滿慶幸完完的出現有成功開導小熊
    因為故事裡的藝琳其實是有點快撐不下去這樣單方面的努力了
    或許、如果他們在天橋上錯過的話
    就不會是好結局了

    藝琳現在在峇里島好好的度假呢
    應該說,不能期望沒有攻擊
    但只希望藝琳可以用更成熟的目光去看待那些閒言閒語
    能更加地體會到
    比起那些流言蜚語、她身邊有很多、更多愛她的人

    KL 於 2018/03/11 21:4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