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142122492_39  


求妳留下,給懦弱的我一點勇氣。/ 極短篇。/ KL賀文季前回歸。


 

 

 

 

 

 

流浪動物。

 

 

 

 

 

 

裴柱現_Irene

 

 

那些路上常見的流浪動物,像是流浪狗、流浪貓,你會回頭多看牠們一眼嗎?

 

 

狗跟貓不一樣。

一個就算素未謀面,只要你一個呼喚、一個拍手,牠都會搖著尾巴向你靠近;一個不論你多麼溫柔的嘗試向前,牠也只會瞪你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孫承歡總說我像是流浪貓,但骨子裡卻有點狗狗的屬性存在。

這對我來說並不是稱讚,我也沒有感到開心,我是指、因為我不喜歡動物。

 

我是屬於不會多在流浪動物身旁多加停留的類型,躲都來不及了。

 

 

孫承歡是一個很特別的人,與其說特別,用神奇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切?

我對自己的外表並不太關心,但也還算有自信。不管是走在大街上還是坐在尋常小店內,總會有不論男男女女來跟我搭訕問電話。

 

對這樣的情形習以為常,久而久之也練就了一身冰冷的氣質。

 

 

將自己用冰封與外界的麻煩事物隔絕。

 

 

 

第一次見面,她穿著一身正式的服裝。看來不會只是一般的粉領階級。身上帶有一股偏中性的木質調淡香水味,一屁股就往我旁邊的空位坐。

 

「妳一個人嗎?」

 

「不關妳的事。」

 

就這樣結束了我們的第一次對話。並不浪漫甚至有些不耐煩。

 

 

不過,孫承歡就像是每天都會經過巷口的人一樣,總站在遠處望向流浪貓所在的那個暗巷。

並不會窮追不捨、死纏爛打。

 

只是偶爾在酒吧會請我喝兩杯。

然後逕自的說起自己的生活:公司又有什麼問題、父母老是詢問她的感情狀況、趕快繼承家業…等等我並不是那麼關心,也沒什麼興趣了解的她的生活。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發呆,連聽都沒聽進去的那種發呆。她的事情與我無關,我自己都快顧不好自己了,還去管別人做什麼?

 

麻煩。

 

 

所以我們之間的對話非常少,百分之六十都是她在說、百分之三十的沉默。

剩下的百分之十呢?就是『不關我的事。』、『喔。』、『我要回家了。』

 

 

 

「我只是想多了解柱現姐姐一點。」在我們數不清第幾次見面之後,她帶點誠懇的語氣對我說。

但不知怎麼的,卻讓我反感,甚至有種play girl的感覺,不知道這女人用這招拐過多少人?

 

我決定離孫承歡遠一點。但我也懶得多花三十分鐘的路程到另一間店,乾脆就順勢戒掉在深夜去酒吧徹夜不歸的壞習慣了。

 

 

戒的掉酒吧但戒不掉酒精,取而代之的方案就是晚上去便利商店自己買啤酒回家喝。

雖然看起來有點說不上來的寒酸和孤僻,但至少降低了被撿屍和被搭訕的困擾,這樣也不錯。

 

 

 

距離上一次見到她,已經是三個月前了。

我的生活還是一樣平淡、有點說不破的無聊,她的存在對我而言根本沒有構成影響。

 

 

「啊!柱現姐姐!」

提著兩手啤酒要離開便利商店時,我跟孫承歡碰上了。

但我也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說了聲再見,我就離開了。

 

 

從那之後我時常不小心看見孫承歡出現在那間便利商店。我心中的不悅都快滿溢出來了,因為害我要多走五分鐘到隔壁那條街的另一間便利商店。

 

 

這樣的『不小心』持續了半年。

我生了一場病,流感還什麼的。總之我大概有一個月都躺在家裡。

 

病況痊癒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買酒。

 

 

「姐姐,妳怎麼就這樣突然不見了!」我的天,這個人怎麼就這麼陰魂不散。

 

「不關妳的事。」

 

「我開車來,姐姐要不要去兜風?」這是孫承歡第一次開口約我,在我們認識後好一陣子。我知道,如果答應她的話一定會發生些什麼。

但可能那場大病把腦袋給燒壞了,我上了副駕駛座,讓她仔細的為我系上安全帶。

 

 

夜風很涼,但在城市的上空不用期待能看到什麼星星。

畢竟這裡是大城市,星星或許像那些暗巷裡的流浪動物一樣,躲在天空的某個角落、卻沒有人嘗試去發現它們。

 

 

直到她送我回家,孫承歡完全沒有對我有任何觸碰,或是任何帶有性意味的暗示。

之後我們偶爾會約出來吃飯、喝酒,但對話一如往常。

 

百分之六十她的聒噪,百分之三十的沉默,百分之十的不關妳的事。

 

 

但,我說了孫承歡是個很神奇的人。

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一絲不耐,甚至眼底的溫柔只增不減。就算再高傲的流浪貓,也會漸漸打開心房吧。

 

我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有時候我也會主動找她講話。

 

 

「我想去海邊。」我忘不了,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她臉上的表情、嘴角上揚的弧度。

雖然她平常也都是這樣面帶微笑,但我卻能感受到這次她是真的感到開心。

 

說不上來為什麼,心頭覺得暖暖的。

 

 

結束了半夜的海景夜遊,她的車停在我住的公寓前。

下車時,我傾過身在她的臉頰上輕吻。正準備離開時卻被她一把往回拉,等我回過神時,早已任由自己回應她熱烈的深吻。

 

 

「姐姐,我等妳好久了…」講出這句話的她,像個終於得到期待已久的糖果的孩子那樣充滿單純的喜悅、更像埋伏已久的獵人。

 

而我,是那隻落入她圈套的兔子。

自願深陷於此。

 

 

「哈、唔嗯…」忘了有多久沒有感受到自己如此被填滿的瞬間了。止不住自己發自喉頭深處的喘息,貼在她的耳邊將滿滿的慾望訴說。

 

「不舒服要跟我說,打我也行,我會停下來的。」她的叮嚀落在我敏感的耳旁,讓原本就緊繃的身體更加顫抖。

壓在我身上的她,溫柔的不像話。

 

 

腦中無法組裝完整的句子,甚至連想要控制自己過多的反應都做不到。黏膩的嬌覥,是連我自己都沒聽過的聲音。

我害羞地用手摀住自己的臉,卻聽見她饒富趣味、但帶有寵溺的笑聲。

 

 

「姐姐這樣很美,不要遮…」孫承歡的力氣比外表看起來得更大一些,輕而易舉地用一隻手把我的手扒開的同時,就著唇吻上了我。

 

像是在安撫受驚的小動物那樣輕柔。

 

 

 

「我想洗澡了。」我說。

此刻的我們倆赤裸地躺在床上,而她緊緊的抱著我。

 

「我不想放開姐姐,我不要妳再消失。」

 

「…我只是去一趟浴室,而且這裡是我家。」我抬眼看了一下前一秒還在床上進攻的她、此時像個耍賴的孩子。

 

「那我們一起洗。」一把將我撈進浴室,任憑我如何反抗也是無用。

認識的這些日子以來我沒看過的關於她的另一面,現在全然呈現在我眼前。

 

 

之後我們兩人的關係還是如從前一樣,連點曖昧情愫都沒有,只不過多了一項『做愛』。

 

我們對彼此的了解少之又少,卻在深夜互相糾纏。

 

 

 

「姐姐下次能不能別在我睡著的時候自己先離開?這樣妳做的早餐都冷了。」

又一次激情完後,我背對著她,而她將我抱進懷中,嘴唇在我的耳背廝磨,雙臂輕輕地圈住我。

 

 

感覺,如同項圈。

 

 

而我並沒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著那散發微弱光芒的夜燈,等身後的她熟睡後離開。

 

 

妳的懷抱像是沼澤。

越是掙扎,陷的越深;就算毫不抵抗,也是坐以待斃。

 

或許這樣的距離,對我們來說都是最好的。

 

 

我只是隻,妳一時興起在路邊照顧起來的流浪貓。

 

 

 

自始至終沒有給過彼此任何立場的這段關係…

 

是時候該結束了。

 

 

 

 

 

孫承歡_Wendy

 

 

她長得很美,美到彷彿根本不該存在於這樣平凡的世界中。

可是她的脾氣很差,但當地點在純白的床單上時,她給我的回應遠遠超過與我交往過的所有人。

 

那樣垂著八字眉,在身下央求我的樣子,非常可愛。

 

 

 

從國外留學回來後,我沒有任何經濟上的壓力,正確點來說應該是許多人稱羨的身世背景。

在用金錢砸出來的良好環境下成長,父母所做的一切只為了讓我好好繼承公司。為了不辜負家裡的期待,比起自己有興趣的,大學還是選了不喜歡的科系。

一直以來,都走在被安排好的道路上。

 

 

從加拿大回來後,跟在身為總裁的父親身邊學習。離能夠正式接手公司,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而當前方鋪好的路走到盡頭了,就要開始學會跌倒後自己爬起來。

 

或許是家裡給的期待太過沉重,抑或是自己那吹毛求疵的完美主義,我總給自己過大的壓力。

每當這樣的壓力瀕臨崩潰的臨界點時,我至少學會讓自己到公司附近那間老朋友開的酒吧去放鬆。

 

 

有時是與老朋友放鬆閒聊,但更多時候是安靜的坐在角落思考。

當腦內的思緒面臨窘境,我會抬頭看看窗外夜色,或者看看店內的客人。

 

 

然後,我在吧檯看見了她。

 

 

即使只有背影,卻還是深深的吸引了我所有目光。

如黑色瀑布般的長髮散落的腰間,深到近乎漆黑的紫色外套披在肩上,這樣的她、讓我想靠近。

 

之後有一段時間我頻繁的去酒吧,比起匆忙的上前,我選擇多多觀察。

她出現的頻率並不常,有時一個月可能只出現一次。

喜歡喝Whisky,冰塊少一些。

 

有次我刻意的經過她身旁,在被她的美貌震驚之餘,我注意到她眼底的黯淡無光。

那是毫無目標和希望的眼神,我看的出來。

 

 

「妳一個人嗎?」第一次主動靠近,我坐到她旁邊的空位,盡可能讓自己看起來有禮而不輕浮。

 

「不關妳的事。」

當她這句話一說出口,我聽到吧檯內我的老朋友不小心笑出聲。

 

 

不過這才不讓我意外,不是嗎?

要是她是那種一搭話就倒貼過來的女人,就不會這樣吸引我了。

 

 

在這之後,只要我在酒吧遇見她,我就會坐在她身邊自顧自地講,雖然她不曾搭理、反應如出一轍的冷淡,但至少我知道她的名字叫做裴柱現,還大了我三歲。

 

 

「我只是想多了解柱現姐姐一點。」被她漠視了無數次後,我發自內心的對她這麼說。

好奇怪的是,我從來不會想要主動去認識或是了解一個人,除非有必要。

 

但她卻打破了我一直以來自恃的原則,並且連我自己都不明瞭那其中原因。

 

 

可是,在我說完這句話後的三個月,我再也沒見過她。

她就這樣徹底地消失在我夜裡的生活。

 

 

 

雖然我不太相信緣分這套,但我骨子還算是浪漫的。

我會將我們之間稱為命中注定。

 

 

那天晚上我不過要去便利商店買杯熱咖啡準備回公司繼續熬夜加班,卻在店門開的瞬間終於再次見到了她。

那位我始終想著要瞞著全世界豢養起來的天使。

 

我又驚又喜地打了招呼,但她只說聲再見就離開了。

 

 

『她就是我這輩子想共度餘生的人了。』

心底有股聲音這樣告訴我自己。

 

 

我展開攻勢,在熱烈追求和顧慮她的感受之間拿捏平衡。

當她慢慢地開始改變,從主動說話、到說想去看海。要說我不開心是騙人的。

老實說,我已經好久沒這麼高興過了。

 

 

本來只想老老實實地送她回家,因為我知道我有足夠的時間去證明我的真心,不需要急於一時。

沒想到的是,下車前她快速的在吻了我的臉頰,帶點羞澀的、帶點緊張的。

 

我以為自己能不為所動,但當我回過神來,我早已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中。

 

 

情侶間該做的事情都做了,但我卻什麼誓言都沒能給出。

連我自己都沒有把握說了的結果會如何,原來我沒有想像中的那樣有把握。

 

 

而她總在我睡著後離開我的房間,不過起床時桌上總會有她親手做的早餐。

有時候吐司會有點焦掉、橙汁有點酸,但那並沒有所謂,我總是在失落與戀慕間享用這矛盾的早餐。

 

 

是真的愛她的,儘管一切聽起來如此荒謬、但確實的讓我瘋狂地去追逐一個人。

她是一個多麼迷人、惹人憐愛的存在。

 

可當我試圖抓緊她,她就像握在掌心的沙,只會從指縫中越快流失、越來越少。

 

 

我沒有告訴父母關於她的事情,至少我想等她點頭了再說。

可在那之前,我莫名地多了一個從未謀面的未婚夫。

 

 

門當戶對,我們兩家會越來越好的。商業聯姻,聽在我耳裡多麼諷刺啊。

 

我錯了,是我天真的以為父母為我鋪的那條路已經走完了,是我沒料到在那條路的盡頭原來還有無數被安排好的選擇。

而我,沒有選擇權。

 

 

我不想放開她,說什麼都不想。

在那夜的交纏過後,我從背後緊緊的抱著她,感受她白皙而發燙的背,輕聲呢喃:

 

「姐姐下次能不能別在我睡著的時候自己先離開?這樣妳做的早餐都冷了。」我下定了決心,只要這晚過去她還在我身邊,我就會為了她不顧一切地偏離軌道。

 

 

求妳留下,給懦弱的我一些勇氣。

幾乎要忍不住眼淚,心底懷抱著一絲卑微的祈求,這晚我抱她抱得特別緊。

 

她的手輕輕地附上我,輕柔的拍打,像在安撫不安的孩子。

背對我的她並沒有察覺到我眼角快落下的淚水,我闔上眼睛靜靜地睡著。

 

 

再起床時,跟往常一樣,她回去了。

我這才知道,原來人在失望到了極點後,取而代之的會是笑。

 

笑著自己的不堪、笑著自己的落寞。

更多時候,或許只是想藉著這樣的笑,去無視那血淋淋被攤在眼前的難過。

 

 

桌上的早餐是我愛吃了,還有點餘溫。

她沒走遠,但我沒追出去。

 

 

至少我以為,她會跟往常一樣,儘管是高傲而冷漠的貓,但多少對我有些信任、會主動靠近我身邊。

 

 

 

可是這一次,她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不帶一點痕跡的。

 

 

 

 

 

-。

 

 

 

 

 

 

 


深夜好,這裡是KL。

非常非常臨時地發了一篇文,時間是凌晨三點。

小熊的賀文還在飛,粉藍倒是先寫了一篇出來(欸

 

不知道最近為什麼總喜歡這種題材。

有點虐虐的、有點危險、甚至彼此拉扯情感的這種題材。

不知道欸,可能是又重新再寫So Far Away的關係吧(亂說

而且回歸後我就不知道什麼開關被打開了

一直會把故事帶到夜車那邊去(只是變態

 

寒假也過去一半了,要問我最近好不好嗎?(沒人要問

其實,我並不太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是什麼。

好像有點渾渾噩噩的再過生活

起床、吃飯、健身房、看書、寫文、整理寵物...

還是有在做事、還是有在煩惱、還是會有許多情緒、偶爾夜裡還是會感受到胸口被壓著

但,總歸是習慣了這樣的自己。

 

似乎就像我自己前兩天在推特上說的那段話:

 

花了一點時間,學習獨立,明白什麼時候應該世故

知道冷了該多穿件衣服

頭痛時找到止痛藥在哪裡

睡不著至少躺著讓身體放鬆

 

呼吸並不那麼困難

至少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願意生活一些

也更安靜一些。

 

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一個字一個字的敲打出這樣的文字、那樣的故事

 

流浪動物。

好像有一陣子沒用同篇故事兩個第一人稱的視角去描寫了?(有嗎

我自己是親動物派啦,我家附近的浪浪都被我取過名字了(woof孫醫師上身

對於柱現啊,我想不熟悉或是沒有去了解的人,很容易覺得她像貓一樣難以靠近吧?

但,在樂比眼中,我們柱現姐姐是個容易受驚嚇的小兔子啊~(腦粉模式on

在承歡部分的描寫,我並沒有帶到什麼關於流浪動物的敘事。

或許大家可以想想為什麼?(暖

 

其實是因為,承歡從頭到尾都不講跟姊姊的這段情感看做單純的需求和慰藉,而是希望能夠造就出一段真正的感情。(忍不住說了

 

好啦故事沒有首圖那麼甜(詐欺犯

 

先跟大家道歉!

我們小熊的賀文!會在10號當天發的!

但可能來不及在00:00更新,可能會拖一下或甚至直接卡在23:59(超級幼稚

一更新我會在推特上吵大家的(不需要

 

現在時間,三點多了..

雖然睡不著但我還是要躺去床上讓身體放鬆一下

明天趁天氣好,早早去運動,下午難得要出門一趟呢

 

明天過後又要變冷了

溫差真的很大

還有花蓮地震的事情,我有去關心我認識的一位住在花蓮的讀者,沒事真是太好了

如果還有其他花蓮的夥伴,可以也跟我說一聲你們的狀況嗎?

希望大家都沒事,更希望不要再發生任何事了

決定去捐血,至少能在這樣的狀況下幫到些什麼就好了。

 

謝謝又看我這麼多話的你

謝謝默默支持或是願意陪我聊聊天的夥伴們

貝貝連續兩天一位了!

孩子們最棒!!!(喊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高城秋
  • 裴柱現覺得自己是流浪動物,但其實真正想被撿回家的流浪動物是孫勝完吧QQQ
    在現實中不認識裴柱現之前會覺得她很難親近,真的認識她才會知道她其實有多可愛...只是在這篇文裡,完好像還是沒有真正的打開姐姐的內心吧...但或許某部分也得歸咎於孫勝完害怕失去,而反而沒有適時提出的心意吧...
    等到她真的想要勇敢的時候,姐姐卻離開了...好虐QQ
    雖然是極短篇但感覺又有好多想像空間呢...希望兩個人都能幸福QQ(掃玻璃

    我的寒假過的倒是有些忙碌,卻稱不上充實,發生了一堆事,一一處理完了以後,卻又有些疲倦而什麼事都沒法做...連自己的文章進度都拖延了(沮喪
    但看到KL的文還是很開心,總覺得能夠透過妳們的文字讓自己暫時放輕鬆,謝謝KL呢(笑
    最近地震頻繁,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 我倒沒想過承歡是流浪動物,柱現一直覺得自己是流浪動物這點我認同~
    仔細想了一下,其實感覺有點像是暈船?
    她們兩的關係一直停留在身體,柱現自己也說了是連點曖昧情愫都沒有
    想想就有點像是完完暈船,而姊姊意識到以後就提早抽身?(想太壞

    掃玻璃XDDD
    別哭別哭幫阿秋拼回去(欸

    我不到忙碌,但總歸是有在做事
    有時候還是會覺得生活有些無力,之前寫故事會變成短暫的休息,但現在常常寫不出來就更加焦躁...
    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的,我們一起(拉
    我才要謝謝阿秋每次都陪我講好多話QQ
    雖然都有點晚回(面壁

    KL 於 2018/02/11 01:54 回覆

  • 訪客
  • 斷在這好心急呀~~天氣冷KL要好好照顧身體
  • 我就是個喜歡在結尾亂來的作者!!!(任性
    真的超冷嗚嗚嗚
    我好想就這樣黏在床上QQ

    KL 於 2018/02/11 01:55 回覆

  • 6F
  • 這莫名的被虐一波是什麼感覺 Q AQ

    前陣子不順到一個極致 最近開始順風順水了 放鬆心情之後 準備來吃個糖 結果直接被虐一波 哈哈

    要過年了 新年快樂yo ~

    搶票順利(?

    也有打算去看個神拼盤演唱會嗎 xD
  • 六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開心
    好久不見!!!!!!

    怎麼好像常常不小心在你要吃糖的時候虐到你(還敢說
    至少不順利的時間已經度過了,辛苦你了。

    過年感覺就是又要變胖...
    我每天看著體重計都覺得我要毀了(浮誇

    是打算要去看的!
    可是還是比較期望有個唱QQ

    KL 於 2018/02/11 01:57 回覆

  • 訪客蔡阿熊
  • 2/10進來,
    本來以為是熊的祝賀文,看到粉藍新短篇好開心!
    看著封面照片笑得開心的兩人,
    以為姐姐終於被融化了,但沒想過流浪貓的高冷程度..
    人家比較喜歡狗啦!

    神奇的完完,既然妳都堅持這麼久了,
    那就......

    熱臉再貼冷屁股貓一次
    派出搜尋小隊把姐姐找回來吧(唉,知道希望渺茫

    這次bad boy已經win三次粗卡!
    實在太開心了!
    舞蹈接力超有趣!
    五隻貝貝都很可愛呢!
    推薦給你
    https://youtu.be/uRJFvFOcSsA
  • 熊的賀文被我拖到最後了(面壁
    真的是首圖詐欺哈哈哈
    但又很想放一張合照只好...XD

    結尾滿有想像空間的呢(自己說
    但這樣的結尾我自己滿喜歡的~

    對!音銀也拿到一位了!!!
    掰乾罵還是冬奧十三首韓國代表歌曲其中之一!!!
    我們貝貝好棒!!!(欣慰

    已經看了!
    有時候她們交棒的時候後面的人會楞一下那表情超可愛XD

    KL 於 2018/02/11 02:00 回覆

  • 訪客
  • 虐到想哭
    天知道孫承歡講出那句「姊姊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睡著之後就走了」心裡有多難過
    看的也很虐啊ಥ_ಥ

    我是來看有沒有康瑟琪的賀文的沒想到!
    我大粉藍跑出來新的一篇呢!
    雖然很虐 不過我很喜歡(怪人

    KL大大請繼續創作吧!很喜歡很喜歡你的文呢!
  • 別哭!!!(拍
    在下定決心後卻還是失望,但我自己會覺得那樣子的下定決心其實都還不是真的下定決心
    其實是還在猶豫、也還在害怕
    或許姐姐的離開對故事裡的承歡也是某方面的解脫?

    有的!小熊的賀文有的!
    趕在最後更新了!!!
    對吧其實虐也還不錯吧(不要自己說
    但我覺得最近虐太多了我好心疼QQ(誰寫的

    叫我KL就好了啦!
    真的不用加什麼大大的(肚臍鞠躬
    謝謝妳肯定我(感動
    如果下次再見面的話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這樣就可以多親近一點(變態

    KL 於 2018/02/11 02:05 回覆

  • 6F
  • 哈哈 那就一起搶票順利拉

    以我為$M賣腎掏肝近十年的經驗來講

    會的 他們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 絕對會來唱的

    過年歐 體重增加 普遍來講是正常的 ( ?

    一般有在運動 不會很難追回來拉 不怕不怕

    不過過年 比起體重那已經沒救的東西 我更重視牌桌上的輸贏 能不能靠大家贊助門票就是這一刻了 A _A (( 搓手

    歐齁 果然還是電腦留言起來順

    手機次次開次次跑版 驗證碼差不多都要找位置找個五分鐘才找得到地方打

    躲貓貓高手诶 躲好躲滿 XD
  • 我從看到拼盤消息就已經開始擔心搶不到票了...
    而且、開始覺得可能會有個唱
    這場就會有點猶豫要不要搶搖滾啊啊啊啊(掙扎

    不!我不要在胖了!!!
    我從去年過年就胖到現在體重還沒有整個拉回來啊啊啊啊(崩潰

    牌桌啊...
    我大概就是去撒錢的那種(欸
    牌技跟運氣都有夠爛,籌碼一去不復返

    我也比較喜歡用電腦留言
    所以我如果用手機看文的話我就乾脆都不回復了(壞

    KL 於 2018/02/14 02:30 回覆

  • 訪客頭號
  • 看到一半我好想要出門去撿流浪貓喔hhhhhhh也太入戲了喂!是不是上輩子拯救過全宇宙才能撿到一隻裴喵喵回家啊(托腮思考。

    最近放假有出去旅遊一下,然後這幾天就是在家被揪著做掃除迎接新年(˶‾᷄ ⁻̫ ‾᷅˵)然後就又要開學了!怎麼那麼快啊啊啊啊!!!我還有一堆綜藝、電台和團綜沒來得及追,超不合格的luv是我了(跪

    好啦,喜歡KL的文字和故事的原因可能就是真的有用心在寫,包括著個人思考,一字一句敲出來的東西不論在什麼時候都值得慢慢閱讀吧。能讀到的每一篇文章都要真心謝謝你:)

    其實看我自己敲出來的留言也不能完全表達出內心的想法,寫作能力也太弱。說不出口的話就全部用比心來代替吧XD

    頭號哈特❤️

    捂臉跑⋯
  • 冷靜啊XDDDD
    我家的幾隻貓的確都是流浪貓撿回來的(愛撿
    對,上輩子救了整個太陽系這輩子才能遇到一隻裴喵,結果孫完完妳這笨蛋竟然讓人家跑了(誰寫的

    我倒是沒出去玩呢...好像就每天例行的運動、假日會去花園(北車信義西門)晃晃
    我家是在寒流的時候大掃除,碰到水的瞬間我懷疑我為什麼要活得這麼痛苦(太誇張
    我也還沒追完,我們一起哭(抱在一起

    唔///////
    每次看到頭號這些內心的想法都會讓我害羞、又感動的有點想哭
    很多時候其實都不覺得自己的文字真的有這麼好,甚至滿常懷疑自己的
    但謝謝妳、謝謝這裡的每個人總是毫不吝嗇地給我肯定跟支持
    能讓你們喜歡,能讓妳們從這些故事中感受到些什麼
    真的太好了...

    三段哈特!
    哈特!(手指
    哈特!!(雙手
    哈特!!!(頭頂

    KL 於 2018/02/14 02: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