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Joy3  


有時候我們遺憾,因為時間不能倒流。 / 倒數。


 

 

 

 

 

 

04

 

 

 

 

 

「明天妳在家嗎?我想給妳驚喜!」姜瑟琪趴在沙發上,對著在廚房泡咖啡的朴秀英說著。

 

「我在啊。但,哪有人準備驚喜還像瑟琪姐姐一樣先說出來?」朴秀英忍著笑,看著一瞬間愣在沙發上的姜瑟琪。

 

「…我就想送個禮物給妳嘛。」姜瑟琪堅持,似乎把某一部份的朴秀英給看透了。「好讓妳有個可以珍惜的東西。」

 

 

我已經有了啊。

朴秀英凝視姜瑟琪的眼神溫柔的像是裹了好幾層砂糖般那樣甜蜜。

 

 

朴秀英感到很高興。

明明很高興,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現在的她非常幸福,卻擔心這一切會不會脆弱的像是一場夢境。

 

太過美好。

 

 

「給妳禮物,也讓妳看到我的決心。妳會明白的。」

姜瑟琪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眼神透露著哀傷、卻堅毅。

 

朴秀英看的明白。

 

 

那眼神,就跟她下定決心不做殺手一樣。

 

 

但,姜瑟琪又是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呢?

 

 

 

儘管如此,隔天一早姜瑟琪還是到了山頂去作畫。

 

朴秀英心想,她也許永遠都忘不了那個人吧?

 

 

那人的身影會一直烙印在姜瑟琪的心上,而她無法逃避會不停的在姜瑟琪眼中看到那枚思念的痕跡。

 

 

可是,她卻還是想繼續待在她的身邊。

這麼傻的自己,也是滿不可思議的。

 

 

 

從山上回來後,姜瑟琪抱著朴秀英的圍巾在沙發上睡著了。

朴秀英在姜瑟琪身旁蹲下,為她蓋上薄毯。

 

單單是這樣凝望著她沉睡的面容,就覺得,就算時間靜止了也是一種幸福。

 

 

朴秀英的眼角餘光瞄到姜瑟琪正好亮起的手機屏幕。

被設定成解鎖畫面的那張照片、那張時常令姜瑟琪掉淚的照片…

 

 

那張合照中,親暱地挽著姜瑟琪手臂的女孩有些面熟。

 

 

朴秀英越是盯著那張精緻的臉龐,越是感到自己正站在高處的懸崖之上。

 

 

一種預知的恐懼在她腳邊匯集成一攤冰冷的潭水,從腳底滲入、竄進體內、爬上她發寒的背脊。

 

 

不會的,應該不會的。

 

 

 

朴秀英快步走回房間,在書桌旁大的顯眼的檔案櫃中翻找。

一張張的照片隨著過大的動作散亂地面,朴秀英的手在那堆形形色色的面孔中瘋狂摸索。

 

那些慘白的臉譜伴隨著不堪回首的記憶直撲而來,她必須花好大的力氣才能繼續動作而不是作嘔停下。

 

 

霎那間,奔騰的血液和急促的呼吸都停止了。

 

 

「是她。」手中握住那張倒臥在血泊中的身影,朴秀英的手顫抖著。

 

 

她曾經在那個山頭狙擊過的女人,那個挽著身邊女孩的手、描繪屬於她們的幸福的那個女人。

 

原來那是姜瑟琪死去的戀人。

 

 

意識到這一點的朴秀英按緊了越來越疼的左胸口,扔下照片奪門而出。

 

 

 

「我愛的人就是在這裡死去的。當時只有我一個人,怎麼求救都沒用、喊的再大聲也沒人聽見。我好害怕,眼睜睜的看著她的體溫在我手中慢慢變冷,親眼見證了她的消逝,簡直就像場惡夢。雖然我在往後的日子都跟平常一樣,吃飯、睡覺…可是她已經不在了。不存在於任何一個角落,哪裡都找不到她,因為這世界就是少了一個人了,只剩下那塊刻有她名字的墓碑能見證她曾經存在的事實。」

 

 

朴秀英恍惚間想起姜瑟琪在山上作畫時,曾經稍稍的談起這件往事。

姜瑟琪口中的惡夢,將朴秀英狠狠的拉回過去。

 

 

那個晴空底下的山頂、那個在長鏡頭裡再清楚不過的背影,還有那在事後好長一段時間盈繞在她心中的哭喊…

 

事情發生的同時她也在場。

是她,是她殺了姜瑟琪曾經的摯愛、奪走姜瑟琪曾緊握的幸福。

 

 

是她做的。

 

 

 

朴秀英聽見崩壞的聲音。

 

 

一度那麼靠近的天堂,正在她眼前塌陷。

那些她與姜瑟琪共有的過去、現在…跟未來。

 

一切的一切都正在化為細碎瓦礫。

 

 

 

朴秀英一直都有自知之明。

她知道總有一天她會重重的摔落、墜入深淵、粉身碎骨。

 

她一直都有所覺悟。

 

 

只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到來。

 

 

 

因為認識了姜瑟琪,所以開始相信、並且嚮往天堂。

抱著一絲可憐的期望,或許真如姜瑟琪所說,也會有那麼一個她也能去的天堂。

 

 

原來真正天真的人是自己。

朴秀英失神的笑了笑,身體所有感官疼痛欲裂。

 

 

她是最不希望姜瑟琪傷心的人。

 

而今,卻發現傷了姜瑟琪最深的人是自己。

 

 

以後,她該怎麼面對姜瑟琪?

 

 

她們,還能有以後嗎?

 

 

 

恍然中,雇主來了通電話,知會任務對象的位置。

 

 

朴秀英的思緒很亂,卻還是回房拿了裝備跟車鑰匙。

 

站在玄關看了看在沙發還熟睡著的姜瑟琪,那獨自承受痛苦的身影讓她不捨、卻也讓她飽受煎熬。

 

 

 

對不起,現在不能陪在妳身邊。

朴秀英的眼神暗了下來,為接下任務的自己感到悲哀。

 

 

 

站在飯店對街的暗巷,朴秀英的心思靜不下來。

 

不願再讓雙手沾染血腥的抗拒,以及說服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的掙扎。

兩種念頭在她的腦海中交織著。

 

 

一回神,任務對象正從飯店走出來。

 端起槍,將他的背影納入了長長的鏡頭內。

 

 

朴秀英深呼吸了好幾次,卻仍然靜不下慌亂的心。

無法專注於眼前的任務,長槍的槍口沒有停止過晃動。

 

 

「嘖。」朴秀英捨棄長槍,從腰後拿出手槍就往對方衝去。

 

 

想要了結一切的情緒已經分不清是憤怒還是著急。

 

 

手臂和腰間都被劃傷,朴秀英一個回身將槍口對準了對方的臉。

 那張佈滿驚恐的臉,一瞬間竟與姜瑟琪死去的戀人表情重疊。

 

 

山頂上的那幕清晰可見,彷彿連耳邊都迴盪起女孩無助的哭喊。

 

 

朴秀英扣下扳機前的猶豫讓對方有機會反擊。

 

 

 

腰上傳來一道灼熱的痛楚。

 

 

 

 

 

 

-to be continued.

 

 

 

 

 


晚上好,這裡是KL。

《紫羅蘭》進入最後兩篇

關於殺手這種題材我還是第一次寫

但並不想過多的著墨於描寫什麼殺人的細節(又不是恐怖故事

 

冥王星在留言裡提到,於是我就再來分享一次(清喉嚨

紫羅蘭也被稱作堇,當初這篇故事的篇名原名應該叫做《三色堇》

但我想大家對《紫羅蘭》這個名字應該比較熟悉

所以最後還是取作《紫羅蘭》了(暖

 

明天最後一章,大家大該就能知道為什麼篇名會取作《紫羅蘭》

瑟琪死去的戀人是誰呢?

其實我是有設定好的,但沒有多寫出來(暖

殺手的故事會怎麼發展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爛梗

 

好像可以找時間跟大家聊聊電影?

其實我是一個比起跟別人一起、比較喜歡自己看電影的人(傻笑

不喜歡被打擾,比較喜歡一個人去感受每個畫面

所以就說我比較邊緣啊(乾

 

我突然想到!

我想做布朗尼!

布朗尼很簡單而且好久沒做了,等到做了在PO上來炫耀(沒人要看

 

我剛吃完晚餐,吃了半包辣雞麵

不是因為太辣,而是因為吃不完(皺眉

我是吃辣雞麵不用配任何東西的人(淡定

每次同學吃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滿頭大汗

我還在旁邊很淡定的滑手機吃

我超能吃辣,但是顧全我脆弱的小小胃,所以現在比較少吃了(扼腕

 

今天的廢話好零碎喔

因為我的腦袋還在構思其他文章,所以現在後記在講的話幾乎沒有經過腦袋思考

是說,派大星雖然很白目

但我其實覺得他白目的很可愛(跳痛

 

我們一起迎接明天《紫羅蘭》的結局吧。

 

最後,謝謝願意點開這篇故事的妳

謝謝默默支持我或是願意陪我聊聊天的夥伴們

熊酒也很棒啊!!!(吶喊

 

-K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L

Keep in Life

K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高城秋
  • 我猜對了((哭
    前兩天的康瑟給了我一種孤單寂寞像是失去靈魂的感覺,我就在想第一篇揪一殺掉的人跟康瑟是不是有關係...結果...
    照這章的走向,大概是BE的機率大點...

    撇開對結局的猜測,我很喜歡KL妳在描寫揪一內心糾結和痛苦時的感覺...
    揪一的心情透過文字,很清楚的表達了呢...
    揪一曾經帶走了瑟琪的幸福,她卻在瑟琪身上得到了幸福
    對於知道真相的人來說,這是最痛苦不過的事情吧...
    只能等待明天的結局了~
  • 我覺得結局也不算全然的虐?
    我不喜歡寫死嘛ㅋㅋㅋ

    謝、謝謝////
    不管過了多久聽到稱讚還是會害羞////

    會很掙扎吧
    會想:這樣還能待在她身邊嗎?她會原諒我嗎?她能接受嗎?
    很多很多痛苦跟掙扎在內心
    最終化為啃噬勇氣跟心靈的種子

    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我們都很常碰到這樣的心境的。

    KL 於 2018/01/22 09:18 回覆

  • 訪客蔡阿熊
  • 看著第一集,就覺得她是那個哭喊的女子...不知道結局會是怎樣呢~

    我也喜歡自己看電影自己看演唱會自己聽音樂
    因為可以仔細的看每個細節,因為可以盡情專心的發洩!

    來看最後一集!
  • 沒錯!
    其實想想,我覺得很多事情我比較喜歡自己做。
    比起一群人,自己吃飯好像更自在。
    比起相約,自己逛街可以不用顧慮別人。
    比起一起看電影,自己可以安靜專注地去看每個畫面。

    我覺得我比較適合自己。

    簡單來說,邊緣人。(蓋章

    KL 於 2018/01/22 09:26 回覆

  • 訪客蔡阿熊
  • 對於以上自己一個人的言論,我完全認同!
    很多事情,其實都是自己一個人做才是最舒服的!
    但邊緣人(劃掉),特別的人(蓋章認證)。

    既然自己一個人才是最舒服的選擇,那為什麼我們還是願意跟家人朋友愛人一起逛街,一起旅行,一起聊天?對我來說,那是因為我喜歡這個人,所以願意遷就著她,願意陪著她,願意走出自己的舒適圈,不知道妳是否也有這樣的想法?

    越來越覺得妳該去看看「我吃掉你的胰臟」,再次推薦!:)
  • 一直忘了回這邊的留言QQ
    我是真的比較喜歡一個人待著
    很多時候寧可一個人也不想勉強自己跟其他人一起。
    就是邊緣人。(認證

    我覺得我偏向,只習慣這個人在我身邊了
    所以很多原本一個人的事情,最多最多就只讓他陪著
    好比逛街,我只跟喜歡的人逛街,不然就是自己

    我還沒去圖書館找書呢...
    最近太冷了運動完都直接衝回家XD

    KL 於 2018/01/31 18:37 回覆